浮白引满

有言在先,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世界红】感冒

之前感冒的时候写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病差不多好了就补完了
流水账,非常ooc的玩意。稳重的咪酱和孩子气的大和,带一点性格转换的场合
————————————————————————————————————————————————————————————

风切大和感冒了。

这实在是非常少见的事情,上山下水都习以为常大人动物学者,这次却偶然被感冒这种小事绊倒了。

而且因为种种原因,兽人们外出暂时回不来,就连叔叔都去外地参加一个木雕研讨会,这两天恰巧不在家。

所以照顾卧病在床的大和的就只有……

“小操?没问题的,我一个人撑得过去”

风切大和望着几乎要把家底翻出来的门藤操,实在忍不住说了一句。

对方之前已经把他强行按在了床上,用被子严严实实地把他裹好。现在他又拿出了一堆奇奇怪怪的药草,甚至还有药杵和药秤,坐在旁边摆弄着。

“这是我家祖传的感冒特效药,”门藤操十分严肃地回答大和:“可以和秘传止痛法并列的秘法。”

他又兴奋起来,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大和。

“吃了一定能好的!”

这样实在不好打击他的积极性……

风切大和顿了顿,决定还是先换个话题。

“小操你吃过这种药吗?”

磨着药的手一顿。

“没,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它有效?”

感冒把他脑袋弄得晕晕沉沉的,没经思考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

大和缓了半拍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他吓得连病都顾不上了,半撑着起来去看操。

门藤操看上去大受打击,摇摇欲坠,马上就要坐下来抱腿了。

“小操,小操?我不是——”

有人按住了他的手。

“我知道我没有照顾大和的资格……”出人意料地没有进入消沉模式的操蹲在床边握着他的手:“但是,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请让我好好照顾你!”

他红着脸,最后半句话几乎是闭着眼吼出来的,光从他颤抖的手上就能感受到他用尽了多少勇气。

“喝水!”

不等大和回答,他就雷厉风行地往大和手上塞了一整杯热水,小心地避开高温的杯壁,将把手递给他。

气场全开的门藤操连大和都被震住了,他乖乖地喝完了水——尽管之前已经喝掉一壶了。

然后他又被塞回了床上,从他的角度正好能看到操抿着唇,仔细又耐心地替他掖好被子。

于是大和下一秒就重新钻出被子坐了起来。

“喝多了,躺着难受”

他用最无辜的眼神看着操。

风切大和有个小秘密,大约是平常太成熟要操心的事太多,在生病这种需要别人照顾的时候会格外孩子气,或者说,能闹腾。

迄今为止除了叔叔谁也不知道大和的这一面,实际上随着年岁的增长,他生病的时候闹一场的次数也已经减少很多了,这次算是连他自己都没提前预料到。

从来没见过的大和……

门藤操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刚刚强撑起来的气势马上就消散了,他期期艾艾地望着大和,举棋不定地小声征求他的意见:“那就,就坐着?”

看到面前的人没反对,他赶紧跑过去从自己的行李里翻出靠垫让大和靠着

竟然连这个都随身带着,大和摸了摸细密的针脚,明显的手缝的痕迹。

“小操……”

“嗯?”

“你上次都没有做玩偶给我”

他控诉着,不知不觉带上了几分委屈。

“做了的做了的,”操赶紧跟他保证,就差指天发誓了:“我第一个就做的大和的!”

大和的目光更严厉了,几乎是在谴责。

“我不敢拿给你看……”操彻底泄气了,他把头埋在手臂里,完全不敢与大和对上。

“一定要的话,喏……”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迷你的风切大和,小巧的挂件连五官的细节都非常细心地表现出来了,一眼就能看出是谁。

“只带了小的了”

大和没有注意到他话里的漏洞,也就没有继续追问大的在那里这种问题。他仔细地打量这个微型的自己,终于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他像小孩子藏心爱的玩具一样把它塞到被子里去,然后庄重地宣布:

“好,我不生你的气了”

“……你为这件事生过气!”

虽然震惊于这样的事实,但是看到大和马上像做错事一样低头认错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操尴尬地摸摸鼻子,坐回去继续弄药了。

“小操今天没有消沉”

很快就觉得无聊的病人又找上了他的照顾人。

“啊……”操专心地看着药杵,小心地混合着药草:“那样就没人照顾大和了”

“我也知道自己很麻烦,每次都要麻烦大家很久,浪费时间又没有意义。这次,起码为了大和,要克制住自己不去做无意义的事”

“已经让大和操心很久了,难得我也能照顾一次大和”

大和沉默了一会儿。

“可能小操,比我还更像个大人也说不定”

他嘟囔着自言自语。

“啊,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

“完成了”

门藤操终于搞定了他那堆药草,喜滋滋地泡成药水捧给大和。

“门藤家特制感冒药!”

他把药递给卧床的病人,但是完全出乎意料,大和没有伸手去接。

“不要”

他把自己整个人都往后缩了缩,头扭过去,以行动表示抗议。

“大和……?”

虽然知道现在大和这个样子不太寻常,但这样闹脾气也太孩子气了吧。

“把这个喝了马上病就会好的,”门藤操难得这么耐心,拿出自己最温柔最能说服人的口吻循循善诱:“就不用一直躺在床上了,可以去外面和大家一起活动。”

缩成一团的人从杯子里抬头看了一眼他,眼神里依旧带着戒备。

“苦”

苦?操瞧瞧了杯子里的药,黑色的药汤的确看上去很吓人。

身上又没带糖果什么的……

不不不,他马上就否决了自己,这可是风切大和啊,怎么可能因为这种小事撒娇。

但是现在这个样子要怎么办……

“大和,”他试着唤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另外一个小挂件:“你看”

“小操!”

大和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

对,一个迷你的门藤操,依旧做得很精致,明显与之前大和的挂件是一对。

“先吃药,”杯子被递到了大和面前,他另一手拿着缩小版的自己晃了晃:“这个就给——”

他一句话没说完,之前还死活不肯吃药的病人就马上抢过杯子一口气喝完了。

真,真的是在撒娇啊!

门藤操目瞪口呆,任由大和把杯子一丢,将挂件拿走了。

“啊那个是……”他看到大和注意到了小人右手上的扣子:“是牵手娃娃,可以拼在一起……”

他含含糊糊地解释过去,心中祈祷大和千万别发现他的私心。

幸好举着挂件的人只顾着摆弄新玩具,没仔细听他在说什么。

感冒药里加了助眠的成分,玩了一会儿大和就犯困了。

“小操。”他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声,人已经倒在了枕头上,手上还抓着娃娃不放。

“我在。”操再次帮他盖好被子,屏住呼吸看着床上的人完全进入沉睡状态。

他抱着腿在床边坐下来,没有消沉,只是安静地守着熟睡的大和。

小时候生病想的最多的就是有人陪着自己就好了,然而这样的愿望却极少得到满足。

现在他至少可以陪着他重要的人了,门藤操这么想着,坐得离床更近了一点。

睡吧,我就在这里。

——
——

“真是麻烦你啦”总算带着新作品回来的叔叔十分感谢操:“大和这孩子一生病就容易闹,他没给你添麻烦吧”

门藤操赶紧摇头表示一点也不麻烦。作为深藏在心底的小秘密,他觉得这样的大和还挺可爱的。

“噢,那就好。他一般一觉醒过来就忘记自己做过什么了,他大概是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吧”

等等,忘了??

操一愣神,正好大和推门进来,手上拎着两个他再熟悉不过的挂件。

“小操,”大和主动和他打招呼:“生病的时候多亏你照顾了。对了,这两个娃娃是你送我的吗?”

“还可以拼在一起,做得很仔细呢”

风切大和真心实意地称赞道,他是真觉得这两个娃娃做得很好,小操该是花了不少功夫在上面。

“小操……诶,人呢?”

大和一抬头,面前已经没人了。

“刚才那孩子突然捂着脸跑出去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一惊一乍吗”

叔叔捧着新的木雕头像回答他。

“不知道,”大和也没搞清发生了什么:“大概因为是小操吧。”

—END—

【世界红/无差】最近总能在各种地方遇到小操

最近总能在各种地方遇到小操。

就算是偶遇,次数也未免太多了一点,风切大和思考着。他的这位人类同伴,最近总能从各种各样的地方冒出来,热情地朝他打招呼,而且大多是他一个人独处的时候。

就算在人迹罕至的森林深处考察动物的栖居地,他都能顶片叶子从旁边的草丛里冒出来,配上一句“真是巧遇啊”。

直接问似乎不太礼貌,可他到底怎么找到自己的?

“大和!”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大和的思路,他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来了。

“那个,真是巧遇啊。”

门藤操兴冲冲地跑过来,又在离大和一尺的地方停下来,踌躇着不敢上前。

果然还是老样子,大和内心叹气,主动上前一步搭上他的肩。

“是啊,又遇到了。”

这样亲密的身体接触极大地鼓舞了门藤操,他整个人都因为这碰触而亮了起来。他搓着手,兴奋到有些手足无措,最后在原地僵成奇怪的站姿。

“你是去采购吗?”他并没有注意到大和刚才的用辞,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语调因为激动而略有些快:“我也是出来采购……绝对不是因为想到今天轮到大和出来所以也出门的。”

不知道是掩饰还是解释,他又强行加上了后面一句。

这种面对小操的熟悉的无奈感,大和再次叹气,其实也挺可爱的不是?

“那要一起去吗?”他晃晃手上的袋子,朝他露出满点的笑容:“采购。”

“好,太好了!”门藤操看上去高兴得要欢呼起来,他主动接过大和手上的袋子:“我来帮你拎。”

小操简直像犬科一样在朝他疯狂摇尾巴啊,动物学者风切大和产生了特有的幻视。

虽然这点东西对猩猩的怪力来讲完全不算什么。

不过说到尾巴,他最近这时不时地与自己巧遇,都有点像兽人们用尾巴感应敌人的做派了。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大和不由自主地看向门藤操的身后。

身后当然什么也没有,但是,他的目光往下移,小操今天穿的裤子似乎格外肥大,记得他腿应该挺细的啊……

大和没能继续想下去,隐隐有兴奋过头的趋势的操拉起他往前走。

“走吧大和,我知道附近有一家芭菲特别好吃。”

等等,我们是去采购不是去约会啊。

“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和你一起去采购的事的!”

“好好好,我们走吧。”

即使能够照顾好四个完全不懂常识的兽人,面对门藤操这个普通人类,大和却总是有种没辙的感觉。

需要小心对待的类型,从各种方面来说。

再次意识到小操的不对劲,是在之后的某次战斗里。怪人绑架了兽王鹰,扔到鬼知道什么地方的洞穴里作人质,用来威胁其余五个人。

手脚都被绑得很紧,变身方块也被抢走了,周围都是看守的怪人,这实在是最糟糕的情况。

只能指望那帮天赋秉异的兽人了,听觉嗅觉味觉嗓门,不最后那个不算,最有一个能派上用场找到这里吧,大和心里盘算着。

他数着兽人们平时靠谱与不靠谱的表现,万万没想到第一个找到这里的是门藤操。

伴着野兽般的嘶吼声,野性大解放的兽王世界破开了障碍,爆炸般的实力横扫那片负责看守的怪人。他拿出鱼竿,银色的鱼线在空中舞动着,轻巧地勾走了领头怪人身上的变身方块。

“大和!”

the world敏捷地朝旁边一跳,避开怪人愤怒的攻击,把钩子上的方块掷给了大和。

鱼竿变为长枪,划开了束缚着大和的绳索。

“谢啦,小操。”大和拾起变身方块,百忙中不忘朝小操竖一个大拇指。

“本能觉醒!”

兽王鹰和兽王世界的双重夹击,让宇宙来的怪人们重新回忆起被地球人类所支配的恐惧。战斗很快就结束,两人也解除了变身。

比起门藤操马上扑上来嘘寒问暖抓着他检查哪里受伤了,风切大和更在意另外一件事。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就算有触觉这个兽人力量在,也不可能在听觉嗅觉味觉之前找到这里吧。

“这个……”门藤操吞吞吐吐起来,他的目光左右游移着,几乎在乞求大和不要再问下去了。

不行,大和非常坚定地紧紧盯着他,今天一定要解开这个迷。

“我……就是……那个……”小操被逼到了极点,他猛地转过去背对着大和,自暴自弃地蹲下来抱着头:“真的不要再问我了!”

的确不需要再问了,风切大和已经看到了答案。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门藤操身后垂着的毛绒绒的尾巴,正因为主人内心的情绪波动而左右摇摆着。

以他动物学者的眼力发誓,这是一条狼尾巴。

“小操,尾巴,尾巴………”

门藤操呆滞了片刻,僵硬着回头往下看,他的尾巴猛然一动,和本人一样因为惊讶而竖了起来。

“完蛋了……”他整个人都灰暗起来,垂头丧气地抱着腿坐在地上,陷入消沉之中:“被看到了,大和一定会讨厌我的,我果然没有与大和成为朋友的资格。”

他的尾巴也无精打采地蔫在了地上,看上去连毛色都暗沉了一个色调。

大和情不自禁地俯下身捏了捏这条尾巴,尾巴受惊地摆到另外一边去,再捏一下,又摆了回去,再捏一下……

真的好可爱啊,大和忍不住笑起来,尾巴和人都是。

“没事的。”他主动伸手握住操的手,皮肤与皮肤相接触,试着把自己的心情传导给低落的操:“小操这样也很可爱。”

被他握着手的那人还只是偷偷抬头看他,而身后的尾巴早已暴露了,在大和话音刚落的瞬间就兴奋地摇了起来。

“真,真的吗?”

“啊,”大和盯着那条晃得都要出现虚影的尾巴:“真的。”

“太好了!”门藤操欢呼起来,直接就扑向大和:“大和还是我的朋友吗?”

猝不及防被扑倒在地的大和,勉力撑起身子,望向上方眼睛亮闪闪地盯着他的操。

他被某种情绪所驱动,伸手摸摸小操的头:“我们一直都是朋友啊,以后也会一直在一起。”

不好,这样下去尾巴会不会晃到掉下来啊。

大和看着兴奋过度的尾巴,担心了起来。

事后大和没忘掉让操好好解释尾巴的由来。

“好像是由于兽人之力过多导致溢出,就变成尾巴了。”他眼睛躲闪着,有些支吾起来:“效果就是感应,嗯,同伴的位置。”

被毛茸茸的尾巴所吸引的大和,难得没有发现操话语中的漏洞。

同伴有那么多个,为什么偏偏缠上了大和?

啊啊,尾巴其实是感应发情对象,也就是喜欢的人的位置这点,一定不能让大和知道!

至少,现在不能吧。

这样想着的门藤操,脸颊不由自主地泛红了。

“咦,为什么尾巴好像变红了?”

大和疑惑地揪住尾巴,凑近观察。

“才没有!”

—END—

我为什么写得这么可爱啊!!!有尾巴的咪酱怎么这么可爱!!我是天才!!!

人类为什么不能有尾巴,爆发你们的兽人之力啊【拍桌

【世界红】拉个小手

22集的梗,摸个段子表明阵营

——————————————————————————————

“这是诅咒,被我碰过的东西会爆炸的!”

虽然听雷欧说了,但是这个情况比想象中还严重啊。

风切大和叹了口气,其他人都去追查怪人的下落了,现在只能由他一个人来安慰陷入消沉状态的门藤操。

“没事的,不会是诅咒,是你的错觉”

他试着靠近抱着腿坐在地上的门藤操,对方受惊般手脚并用地往旁边挪了几步,抬头偷偷瞄了大和一眼,又飞快地低下头去。

这样一点都看不出当初那个张狂的the world的影子啊。

大和索性也在地上坐下,和地上的另外一个人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

虽然还在摸索和这位新同伴的相处之道,但是想接近他,了解他的心情从未改变过。

无论是动物还是人,总有打开对方心扉的办法。

“发生了什么?”

大和控制着自己的语气,温和地询问。

“我要扶起自行车的时候,”操看着自己的双手,随着回忆脸色变得恐惧起来:“像是被电了一下,那之后就发生了爆炸。”

“感受到一种难以描述的恶寒,被我碰过的东西会爆炸,就是这样的!”

操再次绝望地紧紧抱住了自己。

他会怎么想呢,面对着这样触摸就会引发爆炸的怪物。

门藤操无法抑制地猜测起大和的想法。

他会嫌弃我,厌恶我,然后抛弃我吧。有生以来的第一个朋友,就会这样离开自己。

第一个会不惜一切去拯救他,把他从黑暗中拉出来,会亲密地喊他名字,愿意和他相处的朋友。

“都是我——!”

双手突然被什么东西攥住,是,是大和!

在最初的愣怔之后,操几乎是下意识地挣扎起来。

“不不,快放手!会爆炸的!”

但是对方握得更紧,固执着不肯松手。

“你看,”大和保持着抓着他手的姿势:“这不是没有爆炸么。”

从未体验过的温暖从相接触的地方传来,包裹着他,顺着血管传遍全身,驱散了之前感受到的恶寒。

他抬头与大和的目光对上,对方的眼中是满满的关切和坚定

门藤操觉得自己又被电了一下,不是手上,而是心脏。

他想起之前大和也这样握着过他,那个时候大和说……

你和我已经连接到一起了。

操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眼中只剩下大和一个人。

我的世界,被你赋予了意义。

看他一副想通了的样子,应该差不多了吧。

大和这么想着,试着抽回手,却意料之外地被猛地反拉住了。

他诧异地看向操,对方在他的视线中回过神来,如梦初醒般红着脸低下头去。

然而紧握的手却始终没有放开。

“我想…”门藤操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最后索性闭上眼睛喊了出来:“我想再握一会儿!”

说完他整个人都看上去不好了,自暴自弃地把自己埋进手臂里。

不好,小操这样看上去好可爱啊。

“没事,”同样放弃思考的大和说道,不知为何他脸颊也有些发热:“如果你这么想的话。”

——————

归来的兽人们望着两个手拉手坐在地上的人类陷入了沉默。

这是人类的什么特有交流方式吗?握手交换电波?

人类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啊。

—END—

【伊狩凯×风切大和】围巾的故事

事情起源于雷欧无意中吼的一嗓子。

宇宙海贼们按照惯例寒假暑假回地球看看,没料到继残格古之后宇宙里又有不长眼的家伙看上了地球。在他们摩拳擦掌准备好好教训这帮叫Death Garian的家伙时,却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一波人拿着个魔方大喊“本能觉醒”,变身成五色的战士冲上去战斗。

噢,这就是今年的战队吗,看上去有很强的巨大力量。海贼们饶有兴趣地旁观了全程,然后发现——

这个战队不是人啊!

为什么解除变身之后他们顶着狮头象头虎头鲨鱼头,还甩着尾巴?地球已经被动物入侵了吗?!

而那边刚刚解决完敌人的兽人们,一转身看到天边停着艘巨大的红色海贼船,也觉得大事不妙莫非是Death Garian新的阴谋?

之后发生的故事可歌可泣堪称新时代的又一场皮套大战,两只战队惯例地不打不相识,两边的反派也惯例地联手,于是最后战队们又惯例地合作打败了所谓的反派联合Boss。

——诶你说都五年了残格古怎么还没死光?

总之事情圆满结束,双方战队也意气相投握手言和,建立了外星人,兽人和地球人的良好关系。

正准备与玛贝拉斯友好握手进行双红会谈的大和,刚伸出手系在脖颈上的围巾就毫无征兆地掉了。

是在刚才的战斗里损坏了吗,大和拾起围巾,有些心疼。

这个时候,正在与新朋友交流感情的雷欧,突然就拉着旁边的人感叹了一下:

“喂我说,你们地球人可真是喜欢围巾。”

被他拉住的伊狩凯一愣。

正在检查围巾的大和一愣。

他们缓缓地抬起头,四目相对的一瞬间——

背景里似乎有无数条围巾在飞舞。

“风切君?”

“伊狩前辈?”

两人的眼睛骤然亮起,下一秒就他乡遇故交般地热烈地交谈了起来:

“风切君也喜欢围巾吗?”

“当然,前辈您叫我大和就好。”

“好的大和,不用客气,直接叫我凯吧。”

伊狩凯热情地拍拍大和的肩。

“大和是喜欢黑白款?虽然黑白很经典,但是我个人比较偏向银灰。”

“毕竟我可是,豪快——sliver!”

伊狩凯习惯性地摆出唱名动作。

“用围巾表现对应颜色非常实用,”大和表示赞同:“但是我已经有了固定的红外套,围巾的颜色就不能重复了,还是经典黑白百搭。”

“也可以用图案表现自身特色,我有好几条船锚花纹的。”

“这个听起来不错,你觉得我用羽毛作为花纹怎么样?”

“好主意,我在宇宙旅行的时候认识了几家不错的裁缝铺,回头给你留个联系方式——他们现在都支持送货到地球的。”

“真是太感谢了!对了,关于围巾的清洗和保养这方面……”

“这你可问对人了。不是我自夸,我可是长期在宇宙漂都能保持每条围巾的状态的!”

“能不能谈谈不同材质的围巾的洗涤方式?”

“可以可以”

……………………

这一对心友聊得热火朝天全情投入,完全无视了旁观的外星人和兽人。

沉默许久,塔斯克不确定地开口:“地球人都这么喜欢围巾吗,这难道是地球的某种习俗?”

“喜欢系围巾的地球人,好像并不多见啊。”海贼们望了一眼大和,又有些动摇:“可能真的是某种习俗?”

“地球人真是难以理解……”

“是啊……”

在令人费解的地球人面前,外星人们和兽人们对视一眼,顿时觉得对方更可亲了。

在外星人和兽人达成奇妙的友谊的同时,地球人已经相见恨晚,互为知己了。

凯介绍了几个出名的宇宙围巾专卖店,并表示一定手把手指导大和掌握宇宙购物;大和也主动请缨要带凯去逛逛地球这边新出的款式,毕竟地球人的审美还是地球人最懂。

“这次能遇到凯前辈真是太好了。”

大和由衷地感慨。

“哪里哪里,我也很少和人交流得这么畅兴。”

凯握住大和的手,发自内心的感谢。

“前辈——”

“大和——”

“走了”

实在看不下去的玛贝拉斯强行拉走自家小船员回船,那边的兽人们也扑上去拖着大和往回走,总算分开了这对心友。

“今年的地球也被像大和这样的英雄守护着啊,可以放心了”

扒着船舷恋恋不舍的伊狩凯突然感慨。

“因为围巾?”

“当然……不不我是说,围巾是英雄的证明!”

“……”

塔斯克的人类观察笔记上多了一条:“部分人类对围巾存在狂热爱好,这极大可能是某种流传于人类间的习俗。按照人类的说法,也许可以称之为……”

博学的象人思考了一会儿,提笔写下定义:

“邪教”

【X-man×兽王者】玩玩具真开心

“这是什么?”

Wanda困惑地看着她弟弟手上摆弄着的玩意儿。

“魔方?”Pietro把那个立方物体举起来:“或者也可以当作手机?”

他“啪”地一声打开最下面一层,露出仿真屏幕和按键。

“这只是个玩具吧。”Wanda接过魔方手机,端详了一下,试着合上转了两下,非常明显的塑料感和花纹贴纸。

“你该不会又是从哪儿偷来的吧?”

她怀疑地看向有过前科的弟弟。

Pietro赶紧坐直了身,向他最亲爱的姐姐解释:“怎么可能,我只是正好看到一个讲日本食物的节目——”他指指电视,电视上的日本料理人正在专心地揉着饭团:“就跑了一趟过去买了点,好像是叫章鱼烧和寿司?噢,我还给你带了,看。”

他邀功似地急急忙忙举起旁边一个袋子,Wanda给了他一个严厉的眼神,示意他别打岔。

“之后回来的时候,我看到有片林子里有爆炸声和火光,穿着奇怪戏服的人在那儿打架,就和电视上放得一样,你知道的,go go power-rangers——”

Pietro又手舞足蹈地唱了起来,他对面的Wanda已经打开章鱼烧吃了起来。

“然后?”她含糊不清地问。

“然后我在小河边看到一个方块,嘿,和他们手上拿的一模一样!我就把它拿回来了——绝对不是偷!都扔到河里了肯定是废弃道具,我只是回收利用。”

Wanda指间凝聚起的红色烟雾消散了一点:“那你也应该先问一声。”

她教育自己一贯不懂事的弟弟。

“下次一定。”Pietro朝她吐吐舌头。

“不觉得这个挺有意思的吗?”他急急忙忙地转移话题:“让我看看还可以怎么玩…”

小小的立方体被Pietro转成了球,在Wanda吃掉最后一颗章鱼烧的时候,奇特的音效传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

“这是什么?!”

Pietro没有理她,他似乎沉浸在了新发现的音效里面,不停地摆弄着立方让它发出声音,整间屋子里都充斥着“啊~~啊~~”的声音。

“停下!Peter!我说停下——”

Wanda不得不朝已然忘我的弟弟咆哮,加上一点绯红女巫牌异能,才把这噪音污染压了下去。

被愤怒的绯红女巫击中的立方在地上滚了两滚,居然坚强地没有四分五裂。

“没收。”Wanda示威般地捡起方块朝Pietro扭了扭。

她的手指间还残留着异能,而这个据说是小河里捡起的废弃道具,依旧令人惊异地完好无损。

但是不管是正在苦苦哀求的Quicksliver,还是冷面相对的Scarlet Witch,都没空去注意了。

而远方只在努力寻找下落不明的王者的资格的人类和兽人,蓦然间肩上的担子似乎更重了。

————————————————————————————

微博上一张P图引发的联想,绯红女巫转魔方w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