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Rescue Force】人工智能也有心吗

假定→core striker是由大渊前辈设计制造的

大约算是友情向,可能含一丁点旧R151(私心

标题和梗源自43话(你们这帮从第8话到43话都不相信人工智能有心的家伙都应该被final rescue一下!!







“队长……我有些事想问您……”

辉在门边磨蹭了半天,最后还是被值班的石黑队长强行拖进来的。

他有点拘谨地坐在石黑对面,眉头不自觉地皱起,显然有什么事困扰很久了。

“我想问问关于core striker的事。”

石黑看上去微微有些惊讶,很快又平复下来。

“是关于凯的那次行动的吗?”

“是的。”

“果然,我就猜到你会来找我一趟。”队长发出轻微的叹气声,“就让我给你从头讲起吧。”

 

 

“该从什么地方说起呢……追溯到起源的话,core striker是第一任R1制造的。”

“也就是说……!”

“嗯,是大渊前辈亲自制造的。”

 

 

结束救援行动后,core striker会和其他战车一起由专人清洗,然后放置到专用的车库里。

坏境优雅,状态良好,这时候它的内核都放松下来,可以进行一些没有意义的回溯,比如说回忆起它的制造者。

那是世界上最为正直善良的人,由内而外地散发着光辉,任何人都会为他的品质所折服。他是带领大家前进的队长,也是循循善诱地引导它成长的监护人。

如果人工智能也有诞生这个概念的话,它的世界最初完全是由他构成的。

他教会它的第一个词是“rescue force”。

 

 

“人工AI这个项目最初就是由大渊前辈引起的,他也参与制造并指导了第一个人工AI,也就是core striker的成长。core striker与大渊前辈的关系也特别好,后来大渊前辈失踪,它差点要罢工停机了。”

石黑队长的声音低了下去。

“但是再后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新人那天跑回来说看到奇怪的人开着奇怪的车,对他说了奇怪的话,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它用硬邦邦的金属声线回答了他,很机器化地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他在讲什么。

怎么可能不知道呢,那个人和那辆车一进入它的探测范围它就感知到了。

他的的品味越来越差了,和它几乎一模一样的车身配上那种黑色涂装让它探测器都要坏了。更别提他自己那副改造过的外表了,这就是人类所谓的蒸汽朋克风吗。

它总算知道Neo Terror身上那一丝丝熟悉感来自哪里了,如果是这个人建立的话。

为什么会是他,为什么偏偏是他,这与它的算法完全相悖,但却又是真真切切的现实。

——解析不能

——系统发生错误

——故障警告

——警告

——警告

 

人工智能的核心最深处反反复复地播放着一段久远的录音。

“rescue force的意思是活下去。记住,不管发生什么,就算是你也一定要活下去。”

你还活着,太好了。

 

那天core striker突然故障的原因始终无法分析,直到修理完成的core striker主动提供了一份自我诊断,表示是探测器短路,故障那段时间的探测记录也全部丢失了。

 

 

“人工智能是我们至今都要小心对待的对象,所以后来相关项目的开发都格外严谨。任何可能发生的错误都要灭杀在萌芽中,凯的事你也看到了吧,这并不是个例,每个成功的AI背后都有无数失败品。”

“难道说,core striker也是?”

“不。”石黑队长的目光幽深起来,“core striker是唯一的特例。”

core striker,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

“.…..一方面是当时的资源和技术都难以支撑重来一次,另一方面大渊前辈亲自为他的安全性担保。”

“‘我教出来的AI绝对没问题’前辈当时是这么说的。”

 

 

它从来都不是完美的AI。

“如果一直持续这种异常的状况,就应该向机械组报告,用其他的人工智能来替代我。”

被那个人听到的话会生气地说教三天三夜吧。但是现在它面前站着的不是那个人,而是新的R1,他的替代品,它的新搭档,所以它几乎是故意地继续说了下去。

“我不是人类,是可以被替换的。”

新的队员一批批被补充进队伍里,当年毛毛躁躁的突击小子成了队长,现在居然也能沉稳地坐下来指挥现场了。

被遗弃在过去里的,只有它而已。

 

 

“人是一天天在成长的,但是身为机械的我却无法成长。到最后,我也只能追着他的背影而已。石黑队长,必须要研发新的R1专用车了,把我废弃也没关系”

core striker在大渊前辈离开后一直表现出自毁倾向。这是石黑锐二没有说出口的话。

但是新的R1给它带来了新的活力。

石黑看了一眼还沉浸在震惊中的辉。

难道人工智能就不可能成长了吗?

 

 

“少啰嗦,别婆婆妈妈的,相信我!”

新人朝它大吼着,同时一脚踩下油门,不管不顾地冲向滚烫的岩浆。

它的新搭档和之前的截然不同,带着年轻人的朝气蓬勃,热心过头又带点笨拙。不管从哪方面看,都和那个人完全不一样。

“不管是怎样的生命,都要救出来,还有小孩子的笑容也是!这就是我的rescue!”

有多久没见过了,这样灼热而耀眼的rescue魂。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他在面对凯的时候可以那么毫不留情?”

辉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不管是作为未来的同伴还是同为人工智能,core striker为什么可以如此毫不犹豫地灭杀。

“我说过了,人工智能的研究都是特别严谨的,任何错误都不被允许。”被问到的人看上去有些疲惫,“在得知终焉的真实身份之后,上层曾经要求停用core striker。”

“凭什么?!”辉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猛地站起来喊了出来。

“设计者出了问题,那么产物也可能有问题。完全由大渊前辈教导长大的AI,也很有可能再次被身为终焉的前辈引诱。我们无法承担被core striker背叛的风险。”

“可是……可是……”辉急促地呼吸着,好半天说不出话。

这不公平,对core striker不公平,也对过去的那个大渊前辈不公平。

“core striker是我的搭档,我完全地信任他。”

他摆出最标准的站姿,朝队长敬了一个礼。

“如果前任R1曾为core striker担保过,那么我也愿意为现在的core striker担保!”

指挥室里长久的沉默,最后石黑先笑了出来。

“轰辉队员,你应当更仔细地聆听长官的发言。”

“都说了,是‘曾经’啊。”

“诶?”

“有人为它担保过了,赌上队长的职位和身为rescue force队员的身份。”

 

石黑其实还是有私心的。

他并不是为了core striker去担保的,而是为了他的前辈。

大渊前辈的心血之作,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

 

“现在你再好好想一想,在对终焉的最后一战以及大渊前辈的拯救行动中,core striker是怎样的心情。”

 

 

驾驶它的是他的新搭档,目标对准的是它的创造者,指导人,过去的搭档。

它其实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

那个人是它的同伴,被病毒控制着站到了他们的对面。而现在遇到危险的,也是它的同伴。

 

即使只有一名需救助者,也会在某处努力的等待救援。找出那双救助的手。倾听那呼救声。

你说这就是rescue force。

而辉说过,连心灵都要一起拯救的,才是rescue force。

大渊,我听到你的呼救声了。

 

“final rescue!”

 

 

“我有听到过你们讨论的话题,”石黑队长最后以这样的问句结束了谈话,“那么你能再回答一下那个问题吗。”

“人工智能也有心吗?”

 

 

辉来到车库的时候,蓝色汽车的前灯很适时地亮了两下,就好像在等待他一样。

“core striker……”

“我知道你去找过石黑队长了。”

AI的声音依旧平稳,仿佛他做了什么都瞒不过去一样。

“我……”

“谢谢你,辉。”

打断他的反而是core striker,他少见地主动道谢,态度诚恳地让辉都愣住了。

“该道歉的是我才对。另一方面,也需要向你表示感谢。”

“辉,谢谢你拯救了我的心灵。今后也请继续和我一起搭档进行rescue。”

“.…..”

“?”

“core striker…………我好感动啊!!!!”

“不要往我身上扑!也不要哭出来!这样只能说明你还嫩得很呢,新人!”

 

 

 

 

人工智能有心吗?

现在辉能回答这个问题了。

因为他曾经,亲手拯救过一个AI的心啊。





—END—





看完43话觉得AI桑某些方面真是太可怕了......

然后找了AI桑之前的台词来看,有点细思极恐。

AI桑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啊......

把他和大渊前辈连起来主要是想感受一下立场的变化和对比。


人称上埋了一点小彩蛋。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