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树鸡】孽缘(三)

拉郎cp:驱纹戒斗×凤剑(无差)

解禁/日更/慎入

前文已发布,传送门:
 




03

驱纹戒斗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他的过去远不是一句抢苹果能概括的。但是既然他只告诉了凤剑这部分,凤剑也就没有再问其他的,这是属于他们的无形的默契。偶尔戒斗也会想起过去的那些人和那些事,他目睹过许多故人的最终离去,生老病死,凡是人类皆无可避免。那么他又算什么呢,不老不死,非人非树。

真正超脱死亡的大约只有神明,而他恰巧就认识一位。

浩渺如宇宙星辰,不知可有再见之时。

 

“前面那个星球长得好像一个橙子啊,有意思,很值得记载进我的传说。下一站就去那里吧。”

 

凤凰旅行者刚刚驶进橙子星的领空就被人拦了下来,金发银甲的陌生来客悬在半空,面无表情地往窗口瞥了一眼。

“许久未有生灵光顾吾之领土……咦戒斗?!”

相见的机会总是来得猝不及防。

外面的人失声叫了起来,刚才努力装出来的威严的样子也一下子破了功。

“你朋友?”

飞船里的凤剑转过头问戒斗。

“……不熟。”

“戒斗你太过分了!好不容易见一次还这么说!”

看上去像这个星球的主人的厉害角色陪他们一起降落到了地面上,再一个转身,变成了黑发的人类模样。他甚至穿着牛仔裤和马甲,看上去和普通地球人没什么区别。

“葛叶,我不知道你现在闲到有空到处乱飞。”

戒斗抱着胸,微抬着头,开口就呛人。

而对方却好像习惯了一样,笑着上来拍拍他的肩。

“你还是老样子啊戒斗。”

 

葛叶?

凤剑眨了眨眼,这不就是那个跟戒斗抢苹果的家伙嘛,难怪看上去这么欠揍!

他不动声色地按了按怀里的球玉,悄悄在旁边压低声音和戒斗的本体对话。

“你求求我,求求我我就把那小子揍个半死给你出气。”

“……”

戒斗沉默了一下,竟然应了下来。

“求你,你去吧。”

 

“感到荣幸吧!能有机会成为本大爷剑下的传说!”

凤凰士兵持着剑盾,不由分说地对上了这颗星球的主人。

葛叶纮汰困惑地将目光转向摆出围观姿态的戒斗,对方给了个别犹豫尽管打的眼神。

 

于是那天传说的救世主被神明大人打到三分之一死,回去委屈地抱着树哭诉。

戒斗温柔地用树枝拍拍他,告诉他弱者是没有生存余地的。

气得凤剑回头就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堆香蕉,招呼九连者那一大帮人坐在戒斗树下吃,吃一根扔一根。

戒斗展现出了宇宙圣树的魄力,一挥枝条把他们全轰走了。最后凤剑抱着一堆橙子回来,他才勉强原谅他,和他一起啃起了橙子。

围观的神大人忍不住插了一句:“其实我还有个水果拼盘形态。”

 

“闭嘴,吃不下去了。”

 

这次事件的后遗症是凤剑终于和戒斗建立了革命友谊,达成了很多共识,比如说作弊的神明真讨厌,姓葛叶的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人。

 

 

04

戒斗:“前两天吃多了橙子,开了点花,这些送你。”

凤剑:“够了,你当本大爷不知道这是你生殖器吗。”

 

 

05

因为存放本体的球玉在凤剑身上,所以戒斗平常也只待在凤剑身边,和那些自称究极的救世主的家伙并没有太多交集。尽管九连者们对凤剑身边竟然跟着一棵树——Galu有一次偶然看到了戒斗的本体——相当好奇,但是那个树人(Galu坚持这么称呼)显然不是会和他们多交流的性格。

所以,戒斗是过了段时间才得知九连者里那个有尾巴的橙色蝎子有个哥哥。

起因是Balance给系统做日常维护时,偶然翻出了猎户座号存着的战斗视频。路过的戒斗一抬头,正好看到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那个人……是谁?”

“你说Scorpio?”金色的天秤星人手指飞快地滑过键盘,“是Stinger的哥哥喔,虽然做错了很多事,但是最后还算个好哥哥。”

戒斗那天看完了所有存档的Scorpio的资料,虽然他表情上看不出喜怒,但被迫调资料的Balance总觉得有几分心惊胆战。

再后来他得知凤凰旅行者朝地球开过去了,不妙的预感越来越强了,思来想去还是把前因后果告诉了Stinger。

Stinger从没想过他哥哥会和地球上的一棵树有什么联系,但是看到Balance追踪到凤凰旅行者停在了Scorpio的墓地附近,也无法不一探究竟了。

 

Scorpio是Stinger亲手埋葬的,在那片和他们的家乡极为相似的沙漠里,他最重要的哥哥也能安息吧。

而现在,他被人拦在了这片沙漠里。

“等一会儿过去好吗。”凤凰士兵的剑挡住了他,语气虽是询问却更像陈述。

“现在不要打扰他。”

凤剑偏了偏头,遥遥地指了指站在Scorpio墓前的戒斗。

“他认识我哥哥?”

“不知道。”

凤剑回答地十分干脆,脸上依旧带着那种莫名其妙的认真。

Stinger冷哼了一声,但这对和某个脾气更不好的大爷朝夕相处的人来说完全起不了作用。

“戒斗说他想来,我就带他来了。”

凤剑把剑插回盾,站在Stinger旁边和他一起望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戒斗。

“你们的关系真不错啊。”

关于凤剑和戒斗的关系,猎户座号上早有猜测,饶是冷淡如Stinger,有时候也忍不住八卦一下。

“如果在很多年前说这种话,绝对把你打到再也走不出这片沙漠。”

凤剑的表情还是那么认真,战士的直觉告诉Stinger这绝不是开玩笑。

“朋友?”

“不是。”

“敌人?”

“也不是。”

“那是什么关系?”

凤剑很久没有回答他。

不知何时而起的风卷着沙子上扬,弥漫的沙尘让戒斗的背影都看上去有些模糊。

“在抵达传说之前有一段非常黑暗的路程,那是最难熬的阶段,即使是本大爷也会想过放弃。”

他说起了完全无关的话。

“但是如果有人站在你旁边,即使不是一条路,也会觉得微弱的曙光明亮起来。”

“不是互相帮助也不是互相陪伴,只是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怀着有同样坚定的决心的人。”

再没有比他们更熟悉对方的人了。主动帮助对方是一种污蔑,用戒斗的话来说,是弱者才会做的事。

属于强者的方式,是不允许任何人贬低对方的所作所为,阻碍对方的生存之道,他和他的每一个选择都值得尊敬。

他当初强行把戒斗装在球玉里带走,一半就是看不下去他所承认的人被如此束缚。

而另一半是凤剑永远不会承认的部分。

只有一个人的传说,也是会寂寞的。

 

“本大爷和他的关系本身就是传说啊。”

凤剑的表情明朗起来。

他们皆为过时之人,相逢在一切结束之后,也站在一切开始之端。无尽的宇宙等待着他们去探索,无穷的传说等待着他们去开创。

“真要形容的话,那就是孽缘吧。”

即使他们都是不受命运掌控之人,但冥冥之中或许真有什么把他们连在了一起,跨越时间与空间,重逢在遥远的未来。

 

风尘小了一点,Stinger揉揉眼睛,发现戒斗已经走回近前了。

“怎么样,见到故人了吗?”

凤剑问他。

“不算是。只是恰巧长得很像吧。”戒斗皱了一下眉,“更不巧的是,其他方面也很像。”

“听起来是段不错的传说。”

“只是个傻瓜而已。”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旁边站着的Stinger,对方看上去已经被这一串对话弄糊涂了。戒斗上下打量了他一遍,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是那家伙的弟弟?”

“是的,你和我哥哥……”

然而对方完全没理会他,撂下一声冷哼转身就走。凤剑也摆摆手,几步上前和戒斗并排离开了。

所以这棵树和他哥哥到底有什么关系啊,为什么要特地来他哥墓前站上半天??

被抛下的小蝎子站在原地,内心一片茫然,而这大概会永远地成为一个未解之谜了。

 

“小心那小子,看着像是个会背后动手脚的。”

走远了之后,戒斗难得主动提醒了凤剑一次。

“你怎么突然对蝎子家族这么了解?”

“他哥哥长得很像当初上我家收地的那个。”

“喔!我记得,那个黑心开发商!”

凤剑沉吟了一会儿,思考着蝎子大哥和Jark Matter和大型投资集团之间的关系。

“我知道了。”他一锤定音,“Jark Matter是宇宙最大黑心房产公司,在每个星球上建造大型违章建筑伺机拆迁。”

“这种投机取巧之辈,本大爷绝对要肃清他们,把这一段记进本大爷的传说的自传。”

 

凤剑并不知道,他无形中又被戒斗坑了一道。

果然是忘不了也甩不掉的孽缘啊。

 

 

06

戒斗可以证明,这次他真不是故意的。




—TBC—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