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魔弹战记】 幽灵

关于剑二和白波的一个脑洞,非cp向。

假设鸣神剑二能看见幽灵。






一直以来作为生存的基础的事实被打破时,是一种什么感觉?

“那就是……事情的真相吗……”

坚固了十年的印象顷刻间轰塌,用复仇作为力量的战士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斗志。

向恩人刀刃相向,在无辜的他人身上发泄怒气,他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他机械地朝外走去,陷入永无止境的黑暗中。

是他的错啊,都是他的错,他就不应该存活在这世上。

为什么他没有死于那场大火,那样就什么都不用背负,还可以和重要的人永远在一起。

白波钢一也许就要覆灭于此处,但是——但是有人朝他的背影吼了出来——

“喂!你这样对得起那对一直跟着你的夫妇吗?!”

被喊到的人慢慢回了头,他甚至能听见自己颈部骨头咔吱咔吱作响的声音。

全身心的崩坏突然停止了。

“你说什么?”

他问。

“那对一直跟着你,穿着白衣的男女,应该是你重要的人吧……”

鸣神剑二挠了挠头,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什么。

他索性不去遮掩了,直视着白波钢一的眼睛。

“这个说起来有点难以置信,但是我啊,能看得见幽灵。”

每个人都有那么一个秘密,而鸣神剑二的秘密就是,他能看得见那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在小时候发生过很多次“你看那里有个人”,但别人却什么都看不到的事后,剑二再迟钝,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

他渐渐学会了在其他人面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但是却总是无法真的忽视那些死去的人。

如果这是只有他能做到的事,那么这就是他必须去做的事。

他们在河边的长椅上坐下。

“……从你来曙町的第一天我就看见了,那两个人一直跟在你身后,也一直看着你。应该是在……”

剑二迅速地瞟了一眼旁边的白波,把中间的话语含糊过去了。

“……那之后就跟着你了吧。”

“刚才你发疯的时候他们看上去担心坏了,焦急得不得了。我叫住你的时候他们就围在你身边想拉住你。”

“现在呢?”

白波忽然问。

“现在……”

剑二抬头看了一眼四周。

“站在稍微有点远的地方,就是那棵树下。”

他顿了顿,往白波那边挪了挪,声音一下子压低了。

“表情看上去很愧疚啊。”

之后很久没人说话,白波保持着低头坐着的姿势没有动。剑二第十三次偷看他的时候,看到他使劲眨了眨眼睛。

——好像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

“他们是……”

“我的父母。”

“带我去见他们。”

白波终于站了起来,他从怀中掏出一小段花株,很郑重地捧在手里。

薰小姐的店以前很少卖石楠花,现在倒是经常进货了。

剑二抱着头靠在长椅上,漫无边际地想着乱七八糟的事。

这家伙是每天都去买花吗,随手一掏就是。

在树下絮絮叨叨说那么久了吗……要不要告诉他,其实我只能看见幽灵,但是无法与小町小姐以外的幽灵交流的事实呢。

就算是我,也没法帮你把石楠花送出去啊……

“安心吧,你母亲刚刚碰过花了。”

实在看不下去白波伫立在那里这么久,剑二还是晃过去和他说了一声。

“他们……在说什么……”

白波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些微颤抖。

剑二仔细看了很久,那对夫妇说了很长的一段话,到最后只是在反反复复地重复同样一个句子。

“他们说,不,他们让你——”

剑二盯着女性幽灵的唇型。

“‘为了自己活下去。’”

“喂,白波。”

剑二追上前面的人,在与父母交谈后,白波又恢复了往日冷淡的样子,一言不发地独自离去

“你不会再向天地司令报仇了吧?”

“……”

“这下搞清楚了吧,我们SHOT的都不是坏人。”

“……”

“怎么样,以后和我们一起战斗吧!”

“……哼。”

“白波你这人怎么老这样?!”

“谢谢。”

“……你,你刚刚说什么?”

“笨蛋。”

“喂!!不是这句,我明明听到了!白波!”

十一

“嘁,真是不坦率的家伙。”

剑二停了下来,把手插回口袋,脸上却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下次一定要让这家伙请我吃可乐饼道谢才行。”

十二

能看见幽灵的能力,到底是诅咒还是祝福呢。

对于鸣神剑二来说,总会有很多像现在这样,让他一点都不后悔拥有这样的能力的时刻。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