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有言在先,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二十九岁的猿渡先生的恋爱故事

CP:猿渡一海(红爹)×真夜
对,就是最狗血的转世重生梗。





“能送我回家吗?”

黑发黑裙的女人坐在花坛边上,身边放着红色的琴盒,喊住了正好路过的猿渡一海。

“我的脚扭到了,没法一个人回去。”

她有点苦恼地给他看了看受伤的地方,然后期盼又信赖地抬头看他,脸上的神情天真无邪,像是小女孩一样。

然而她通身又洋溢着一种截然相反的气质,神秘而高贵,甚至不属于这个时代。她只是随意坐在那儿,就仿佛古堡里的蔷薇,在缠绕着荆棘的墙壁边悄然绽放着惊人的美貌,即使是戴着的单边眼罩和受伤的脚也无损她的魅力。

越美丽的东西也越危险,猿渡一海深知这一点,这个时候出现在北都和东都的边界上,怎么可能是普通的女人。

“当然了,能送这么美丽的小姐回家是我的荣幸。”

但是,在对上她的眼睛的一刹那,从未有过的炙热心火就把他整个人脑子都烧得不清楚了。

他新任的缪斯女神似乎有些惊讶,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刚才语气是多么轻浮,完全不是他平日的风格。

在他感到后悔前,对方却重新笑了起来,主动向他伸出了手。

“那么,就麻烦你了。”

他顺势将她搀扶起来,另一只手拿过琴盒,挎在肩上。他身边的人随即挽住了他的手,与他步调一致地往某个方向走去,仿佛他们不是萍水相逢的路人,而是相识已久的朋友,正一起外出踏青。

他被自己的想象惊了一下,然后察觉到他们的动作是多么默契而又自然,像是曾经并肩走过上百次一样。

“我的名字是真夜。”她已经开始介绍自己,神情没有一丝不对。

“你会拉小提琴吗?”

她接着问了下去。

他还处于恍惚之中,完全不知道话题怎么扯到小提琴上了。

“不会......啊,我,我的名字是猿渡一海......小提琴,以前没有接触过,可能以后会学......?”

北都的兵器绞尽脑汁地凑出回答,一向利索的口舌这时候却结巴起来,上句不接下句。

“啊,”她看上去有些惋惜,“我很喜欢小提琴。”

他开始思考哪里有学习小提琴的地方。

“我的丈夫也很喜欢,他是一位小提琴家,我们就是因为小提琴相识的。”

生活费还有不少,应该够买一把琴......等等!

“丈夫?!”

“是的,我已经结婚啦。”

真夜挽了挽耳边垂下的头发,侧过头朝他笑了一下。

猿渡一海,男,二十九岁,单身,在一见钟情的下一刻发现梦中情人已婚。

“那个就是我丈夫的琴。”真夜没在意他的不正常,指了指他背着的琴盒,“也是他的遗物。”

“......遗物?”

“嗯,他去世很多年了。”

再怎么天才的戏剧家都无法描绘出这短短几秒内猿渡一海内心的情绪变化,他在人生的大波大浪上颠簸着,被浇了个透心凉后又被推回了岸上。

“抱歉,夫人,我不知道......”

他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一时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没事。”她摇了摇头,脸上的落寞稍纵即逝,“直接叫我真夜就好。”

“......嗯。”

他们又并排走了一段路,谁也没有说话。猿渡一海是不知道说些什么,此刻他心里一半燃烧着熊熊心火,另一半化作无限向下的深海,实在品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忍不住偷偷去看真夜,她眼睛低垂着,绸缎一样的黑发柔顺地披在肩上;她的侧脸有着那样完美的轮廓,让他移不开眼。

就好像是在梦中见过一样,他的眼睛情不自禁地追随着她的一举一动。

太熟悉了,他和转过来的真夜四目相对,太熟悉了,像是曾经在哪里见过......!

他猛然回神,赶紧把头低下来。心中之火似乎烧到了外面,燎到了他脸上,一阵阵地泛起了红。他有点窘迫地想抬手遮一下,又觉得过于欲盖弥彰;一时间动都不敢动,走起路都几乎同手同脚。

真夜轻轻笑出声,她目光友善,似乎并不在意他的失礼。

他愈发觉得难堪了,努力想找个话题岔开。

“他......我是说你丈夫,”他声音干巴巴的,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又谈回了这个话题,“他是个怎样的人?”

真夜认真思索了一会儿,她脸上的神情让他觉得自己心上又被捅了几刀。

“是看上去很花心的类型。”

完全出乎意料的回答,他的脚步都不由得慢了下来,诧异地看向她。

“他曾经可是风流又浪漫,不知道伤过多少女人的心。”真夜露出怀念的神情,“连最讨厌男人这种话都说过。”

“但是真正的他坚强又有责任心,会为了保护他人不惜自己的生命。对我也很温柔,是个好男人呢。”

她喜欢是这样的类型啊,他意外地没觉得多嫉妒,只是感到一种惆怅。

如果能早一点遇到她......

“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转世了他会是个怎样的人。”

真夜忽然话题一转。

“会和以前一样吗,还是会完全不一样,变成更加成熟稳重的类型。”

她的语气轻快起来,与之相反的是猿渡一海的心情,一点点沉重了起来。

“转世啊,听起来是虚无缥缈的事情。”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一点,“你想去找他的转世吗?”

“也不能说专门去找吧,只是如果能遇到,想告诉他一件事。”

“什么事?”

真夜忽然停了下来,她松开他,稍稍站得远了一点。

“谢谢你。”她望着他的眼睛,“虽然很短暂,但是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他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她的语气太郑重,神情太庄严,有那么一瞬间,猿渡一海甚至觉得她就是在对自己说这句话。

“......想把这样的话告诉他。”

真夜放松下来,重新靠到他的手臂上。

他默不作声地把她扶得更紧一点,眼角余光扫过她年轻的容颜。

怎么可能呢,他想,她看上去比自己还小。

“不过,真的遇到的话,不管他变成什么样,我想我都会和以前一样,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时就重新爱上他吧。”

“毕竟这是教会我什么是爱的男人啊。”

猿渡一海没什么想法,他的心已经菠萝菠萝哒了。

“那他呢,他也会再次爱上你吗。”他像是开玩笑一样地反问,“这个世界上可是什么样的男人都有啊,说不定他早就移情别恋了。”

真夜抬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猿渡一海控制着自己不去看她。

“我相信,他也像我一样。”真夜像是在陈述事实一样地说着,“不管经历多少轮回,他都会在第一眼就再次爱上我。”

太不公平了,他几乎冲动地喊出来了,对其他人太不公平,对我太不公平了。

好在这时候真夜忽然伸手指向前方,说这就是她家。

那是一栋造型奇特而华丽的古堡,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倒是与真夜本人极为相称。

“多谢你了。”她在门前接过琴盒,向他告别,“剩下的路我自己能走。”

猿渡一海站在原地望着她的身影逐渐远去,他知道自己应该做点什么,问个联系方式或者干脆趁现在就上门拜访。

不甘心......

那个所谓的转世是否会爱上真夜他不知道,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无可自拔地爱上了真夜。

被一个甚至不可能存在的转世抢先......

“真夜!”他喊了出来,在那个背影即将消失在门后的一刻。

“下次还可以来找你吗?”他平静下来,凝视着他的所爱之人,“我想学小提琴,你可以教我吗?”

就算是前世今生命中注定,他也会点燃心火,把那家伙彻底击溃。

他会超越那个人,成为比那个人更优秀,更强大,更配得上真夜的男人。

真夜也望着他,她慢慢地,慢慢地露出一个前所未有的,真心的笑容。

“好啊。”她说,像在承诺一样,“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猿渡一海离开的时候,意外地没有迷路。

毕竟他已经确立了明确的奋斗目标,可不能再在人生的路上迷失了。

第一次一见钟情,第一次开始学小提琴,第一次有了想共度一生的人。

他的脚步轻快起来,脸上的笑容也自信起来。

如果这是一场战斗的话,他一定会所向披靡!

还有,

坚决抵制一切关于前生今世的恋爱故事!




—END—




我猿渡一海就算吞瓶子自杀,死外边,从skywall上跳下来,也不会承认有哪个傻逼配得上真夜女神!

别随便猜测女人的年龄啊,有的女人看着比你年轻,实际上儿子都比你大了(

小剧场

渡:那就是爸爸的转世!听说他这辈子去当了改造兵器,对外人戒心很强,很不好接触,要怎样才能与他认识......

真夜(干净利落地扭断自己的脚):行了,你回家等着,我一会儿就来。








评论(16)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