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巴斯克×艾穆】公主与猎人(童话paro)

BG拉郎,架空,童话paro,因为看到写真里一张图所以突发的脑洞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国王,他非常想要个孩子。

他向仙女祈求,仙女答应赐予他一个女儿,允诺他那将是一位真正的公主。

王后果然很快就怀孕了,诞下一个小公主。

小公主有着天边云霞一样美丽的姿容,王国上下都非常喜欢和爱戴她

但是好景不长,凶恶的外敌残格古来袭了。

侵略者的马蹄踏遍了王国的土地,最终残格古控制了这个国家,囚禁了老国王和王后,宣称他们已经死去。

残格古将小公主推到了幕前,假意宣称代替老国王照顾公主和这个国家。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公主长大了,出落得和花园里的花朵一样动人。

公主的18岁生日快要到了,按照法律她应当在那一天继承王位。

而残格古的王子不希望看到公主登上王位,他的手下找来了最厉害的猎人,命令猎人将公主偷偷带出王宫然后杀了她。

应征而来的猎人是个出了名残暴又凶狠的家伙,他和残格古谈了个好价钱,然后就在约定的某个时刻,牵着他那匹叫萨鲁的马,将被迷晕装在麻袋里的公主带进了森林里。

 

穿着白毛绒领子红大衣的猎人愉快地吹着口哨,一路走到森林深处。

这是一笔多么简单的生意啊,只要给昏迷的公主干净利落的一刀,把头割下来带回去复命,再将尸体抛下悬崖,就可以轻轻松松地拿到一大笔钱。感谢笨蛋肥羊残格古。

猎人划开麻袋,出乎意料之外,里面的人自己蹦了出来,趁着他愣神敏捷地躲开,一晃眼站到了悬崖边上。

残格古的确是个大笨蛋,猎人心里想。

“猎人先生,”公主的声音像翠鸟般婉转:“我们来做笔生意。”

“那要看你付不付得起价,什么都没有的公主殿下。”猎人被勾起了兴趣。

“如果你放了我,我将王族的宝库分你一半;如果你愿意帮助我,整个宝库都将是你的。”

“哦?”猎人笑了,含着几分轻蔑:“你现在就能拿出来?”

公主优雅地朝他行了个礼,仿佛身后不是万丈悬崖,而是金碧辉煌的宫廷舞厅。

“请容许我先欠着,就用这个做抵押如何?”

她拿出一把粉色的钥匙。

“可以开启传说中宝藏的五把钥匙,居然有一把在你手上。”猎人收起玩世不恭的样子:“残格古真是小看你了。”

公主朝他微微颔首。

“就算你有钥匙——”猎人拉长尾音,恶意地打量着她:“我也可以杀了你再夺走钥匙,还能从残格古那儿弄笔钱。那可是一大笔钱。”

“那么我现在就带着钥匙从这里跳下去,没有证据带回去,你也拿不到报酬,猎人先生。”

公主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

像花朵一样娇嫩的公主,眼神却是完全相反的坚定。

有意思。

“成交,我的公主。”

 

“我的名字是艾穆,艾穆·德·法米由。”

公主一边努力与路上的荆棘搏斗,一边依旧从容地介绍着自己。

猎人懒洋洋地靠在马上,饶有兴味地看着被他故意刁难的公主

“走路很累吧,尊贵的公主殿下?”

“是的。”

“那么,想上我的马吗?”

“您会让我骑吗?”

“不会。”

公主似乎完全没有被猎人的恶劣影响到,她撕短了长长的裙摆,行进的速度立即快了很多。

“你真是完全不像个公主。”

猎人看着被公主随手掷在地上的,昂贵而华丽的布料。

“如果我只是个普通的公主,您早就杀了我了。”

“你果然很有意思。”

“谢谢夸奖。”公主转过去与猎人对视:“能得到赏金猎人巴斯克的称赞,是我的荣幸。”

“…”

“是我小瞧你了。”被点破身份的猎人从马上直起身:“上来吧,不像公主的公主殿下。”
公主这时反倒退后了一步,她指着自己,又复述了一遍:

“艾穆。”

猎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巴斯克。”

公主立即跃上了马。

“这种时候却偏偏像个公主了么…”

互通姓名这种贵族礼仪。

公主回以微笑。

 

“出发吧,猎人先生。”

“去哪儿,我的公主?”

“去寻找我的同伴。”

 

猎人与公主踏上了旅程。

他们穿过荆棘丛生的森林,公主舍弃了漂亮的裙子,不再受长满倒刺的草木的制约。

他们翻过高耸入云的山岭,公主取下了华贵的首饰,和过路的商队换来了马和武器。

他们路过贫穷破败的小镇,公主摘下了自己的王冠,交换来食物分发给镇子里的人。

“你不是说想换把新手枪么,现在却把钱全投给这些人了。”

猎人抱着手臂,冷眼旁观着。他从不阻止公主的行为,也从不帮助她。

“反正过不了多久,残格古的人就又要来了,他们还是会被抢走一切的。”

“这不一样。”公主看着拿着糖果高兴地散去的孩子们:“我给他们的不仅仅是食物,还有更重要的东西。我是要让他们知道,这个国家里,还有敢于和残格古对抗的人。”

“我现在没法打倒残格古,我所能做的,就是给予他们希望。”

“我是这个国家的公主啊!”

公主的眼睛里像是有火焰在燃烧着,猎人想起他第一次见到公主时,就是被这眼神所吸引。

永远不会被打败,永远会带来光明与希望。

她是位真正的公主。

猎人不禁抬手捂住自己的左胸腔,空空荡荡的这里,也会被这样的火焰填满吗?

 

离开镇子的时候,公主在行李里发现了小巧精致的,崭新的双枪。

 

猎人与公主继续着旅程。

公主向歇脚的旅店的大叔学会了洗刷马匹,萨鲁更加喜欢她了,她不仅会给他带香蕉,还会每天帮他擦洗。

公主和借住地方的老奶奶学会了缝纫,她给猎人做了新的大衣,猎人接过时不屑一顾,第二天却就换上了新衣。

公主自学了枪法,猎人时常嘲讽她的动作,却经常在一旁给她矫正示范。公主学得很快,不久就能独自对抗残格古的追兵了。

他们找了很久的公主的伙伴也有消息了,有人说在下一个小镇见过他们。

 

又摆脱了一波追兵,猎人和公主暂时留在森林里休息。

猎人最近似乎非常烦躁,甚至在战斗中不小心被砍了一刀。

就连公主给他包扎时,他都莫名其妙毫无缘由地推开了她。

“别碰我。”

公主没生气,也没离开,坚持着跟在他身边。

“我走之前不能让你带着伤,萨鲁又不会监督你每天换药。”

“所以你反正都要走了何必再管我!”

猎人猛地爆发了,他一把推开公主。

公主还是没有生气,脸上还是往常那样,曾经被猎人戏称为“公主的微笑面具”的表情。

“我有没有说过我很讨厌你这样笑?”

猎人居高临下俯视着她。

“和我这样危险地家伙为伍,不感到一丝害怕?”

“既然你第一次见到我就知道我的名字,那么也必定知道我的绰号了。”

“没有心的赏金猎人巴斯克。”

一直沉默的公主回答了。

“是啊,没有心。不仅仅是说得那样,我是真的,没有心啊……”

“这里,”猎人指指自己的左胸腔:“是空的。”

“女巫献祭自己和孩子的性命召唤恶魔,女巫被恶魔带去了地狱,而那个孩子,被恶魔收去了心脏,却活了下来。”

“没有心的怪物,感知不到任何的感情,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可以哭,可以笑,我不知道痛苦是什么,哀伤是什么,喜悦与欢乐又是什么?!”

“就连抚养我长大的师父都不相信我,把传说中可以打开满足人一切愿望的宝藏的钥匙交给了我那愚蠢的师弟。”

“所以我背叛了他,把他出卖给残格古。哈哈哈哈哈哈,那个天真的老东西,至始至终都相信着我呢!”

“我从别人的脸上学会怎么笑,微笑,大笑,冷笑,可是我从来都不知道笑是什么!所以你,”猎人猛地扼住公主的脖颈:“属于光明的公主殿下,拥有一切我没有的东西,为什么却总是摆着装模作样的笑容,与我这邪恶的怪物在一起呢?!!”

公主拼命挣扎着,她只能再对猎人说最后一句话。

“我一直觉得猎人先生长得很好看。”

猎人一愣,手不自觉地放松了。

公主借机脱离了束缚,她没有逃,反而上前一步。

“你一定也有一颗同样美丽的心。”

她伸手抵住猎人刚才指的位置,本应有心脏跳动的地方。

“我会为你找到那颗心的。”

公主的动作非常轻柔,但猎人完全没法反抗。

被她触碰的地方,仿佛真的有东西在跃动,在燃烧,激烈地要跳出来了。

 

后来猎人什么也没说,只是任由公主给自己包扎了伤口。

 

第二天,公主离开了,她走之前做了所有能做的事,给萨鲁洗澡,缝补好猎人的外套,做了最后一顿早饭,但唯独没有告别。

猎人看着手上的伤口,昨晚被公主用解下来的发带一层一层细细包扎好了。

“真是任性的公主殿下…”

既然公主可以任性,那么无法无天的猎人更可以不讲道理了吧。

 

猎人没有离开,他顺着公主的踪迹,沿路追了上去。

公主果然找到了她的同伴,都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人,有剑士,有盗贼,有工匠。

领头的居然还是猎人的熟人,他那个和师父一样天真的师弟。

猎人没有上去,他只是暗中跟着他们。

你是光,我是暗,本就应该如此,他想。

但是为什么要跟着呢,猎人一向有点搞不清自己的目的。

是为了抢夺宝藏,对,他们有钥匙,跟着他们就能找到能实现一切愿望的宝藏。

下定了决心,那么之后一切的行动也是有理由的了。

像是收拾几波不怀好意的残格古,清理其他一些和他怀着同样目的跟踪的亡命徒。

这都是为了宝藏,他这么说服自己,虽然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公主身上。

 

公主和他的同伴一路前行,遇到过许多困难和危险,但他们都一一克服了。

传说中的勇士们也经常出手相助,旅行中途,银色的游侠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他们越来越强大,连残格古都开始忌惮他们。

而他们,也最终打败了残格古。

一路跟着的猎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不愧是拥有钥匙的人,果然能够创造奇迹。

打败残格古之后,他们也找到了传说中的宝藏。

猎人本应当这时候跳出去抢夺的,他不就是为了这一刻么。

但是看到公主拿起宝藏的一刹那,他突然什么也不想做了。

就这样吧,他想,正义的勇士打败邪恶的怪人,获得宝藏,这才是童话的完美结局。

 

公主回到了王宫,被囚禁的老国王和王后被解救出来,王国上下都在欢呼庆祝。

为了感谢公主和她的伙伴们,王宫里举行了盛大的舞会。

宫殿外的猎人躲在树荫里,望着里面灯火辉煌觥筹交错,突然就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了。

像他这样的怪物也会寄希望于别人,真是可笑。

那么是离开的时候了,公主会找到她的王子,或者干脆自己成为女王,总之是不需要他这个凶恶的赏金猎人,暗中的骑士了。

 

就在这一刻,有人从宫殿里出来,站在阳台上向下望。

 “巴斯克。”

盛装的公主看向他的藏身之处。

猎人不得不从暗处站出来。

“一路上非常感谢猎人先生的帮助,我可以感觉的到,猎人先生一直在暗中帮助我们。”

“别误会,我只是为了宝藏。”猎人想摆出往日轻蔑又嘲讽的笑容,脸却完全动不起来:“这种时候说这个有何贵干,公主殿下终于想起答应我的王族宝库了吗?”

“是啊。”公主笑意盈盈:“的确该把答应的报酬给你了,是更加珍贵的东西,你一定会满意的。”

公主拿出一个匣子,用粉色的钥匙打开了它。

炽亮的光照亮了黑暗,而公主用手托着光。

“这是,传说中的宝藏?!怎么会在你手上?!!”

 

红蓝黄绿粉五把钥匙打开了宝藏,宝藏可以满足他们一个愿望,任何愿望都可以。

红色的海贼船长抱着手臂,我的愿望就是找到传说中的宝藏,反正是已经找到了,许愿的机会就给你们吧。

蓝色的剑士冷着脸,寻找宝藏只是我和船长的约定,现在约定实现了,我也没什么其他愿望。

黄色的女盗贼挑着眉,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残格古已经被打败了。

绿色的工匠躲在她身后怯怯地说我只是个被硬拉进来的普通人,没什么愿望。

中途加入的银色的游侠挠挠头,我的愿望是能见到传说中的英雄们,也都实现了。

 

“而我的愿望是打败残格古,拯救我的国家,这个愿望也由我亲手实现了。”

“我说过,我会为你找到你的心,现在是我履行约定的时刻。”

公主手上的光突然大放光芒,亮地人睁不开眼。

 

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猎人茫然地抬起头,左胸腔里确确实实多了个东西在跳动,而周围的一切,整个世界,都一瞬间鲜活了起来。

他看向公主,从未有过的,炙热的,强烈的情感涌了出来。

“这是什么…”

他喃喃自语。

“是爱,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因为我也对你怀着同样的感情。”

公主指指自己心脏的位置。

她紧跟着脱下舞会的华服,里面是一身干净利落的猎装。

她拍拍手:“萨鲁。”

萨鲁欢快地撒着蹄子奔向她。

公主轻盈地一跃而下,落在萨鲁的背上,向还没回过神来的猎人伸出手。

“我会告诉你爱是什么,我还会教给你什么是笑。那么现在,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承担未来的一切悲伤与欢乐?” 

猎人握住了公主的手上了马,头一次顺着自己的心意说出了回答:

“跟你到世界的尽头!”

公主笑了起来,她抢过猎人的黑帽子扣在自己头上。

“出发,亲爱的猎人先生。”

“遵命,我的公主殿下

—END—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