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伊狩凯×风切大和】围巾的故事

事情起源于雷欧无意中吼的一嗓子。

宇宙海贼们按照惯例寒假暑假回地球看看,没料到继残格古之后宇宙里又有不长眼的家伙看上了地球。在他们摩拳擦掌准备好好教训这帮叫Death Garian的家伙时,却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一波人拿着个魔方大喊“本能觉醒”,变身成五色的战士冲上去战斗。

噢,这就是今年的战队吗,看上去有很强的巨大力量。海贼们饶有兴趣地旁观了全程,然后发现——

这个战队不是人啊!

为什么解除变身之后他们顶着狮头象头虎头鲨鱼头,还甩着尾巴?地球已经被动物入侵了吗?!

而那边刚刚解决完敌人的兽人们,一转身看到天边停着艘巨大的红色海贼船,也觉得大事不妙莫非是Death Garian新的阴谋?

之后发生的故事可歌可泣堪称新时代的又一场皮套大战,两只战队惯例地不打不相识,两边的反派也惯例地联手,于是最后战队们又惯例地合作打败了所谓的反派联合Boss。

——诶你说都五年了残格古怎么还没死光?

总之事情圆满结束,双方战队也意气相投握手言和,建立了外星人,兽人和地球人的良好关系。

正准备与玛贝拉斯友好握手进行双红会谈的大和,刚伸出手系在脖颈上的围巾就毫无征兆地掉了。

是在刚才的战斗里损坏了吗,大和拾起围巾,有些心疼。

这个时候,正在与新朋友交流感情的雷欧,突然就拉着旁边的人感叹了一下:

“喂我说,你们地球人可真是喜欢围巾。”

被他拉住的伊狩凯一愣。

正在检查围巾的大和一愣。

他们缓缓地抬起头,四目相对的一瞬间——

背景里似乎有无数条围巾在飞舞。

“风切君?”

“伊狩前辈?”

两人的眼睛骤然亮起,下一秒就他乡遇故交般地热烈地交谈了起来:

“风切君也喜欢围巾吗?”

“当然,前辈您叫我大和就好。”

“好的大和,不用客气,直接叫我凯吧。”

伊狩凯热情地拍拍大和的肩。

“大和是喜欢黑白款?虽然黑白很经典,但是我个人比较偏向银灰。”

“毕竟我可是,豪快——sliver!”

伊狩凯习惯性地摆出唱名动作。

“用围巾表现对应颜色非常实用,”大和表示赞同:“但是我已经有了固定的红外套,围巾的颜色就不能重复了,还是经典黑白百搭。”

“也可以用图案表现自身特色,我有好几条船锚花纹的。”

“这个听起来不错,你觉得我用羽毛作为花纹怎么样?”

“好主意,我在宇宙旅行的时候认识了几家不错的裁缝铺,回头给你留个联系方式——他们现在都支持送货到地球的。”

“真是太感谢了!对了,关于围巾的清洗和保养这方面……”

“这你可问对人了。不是我自夸,我可是长期在宇宙漂都能保持每条围巾的状态的!”

“能不能谈谈不同材质的围巾的洗涤方式?”

“可以可以”

……………………

这一对心友聊得热火朝天全情投入,完全无视了旁观的外星人和兽人。

沉默许久,塔斯克不确定地开口:“地球人都这么喜欢围巾吗,这难道是地球的某种习俗?”

“喜欢系围巾的地球人,好像并不多见啊。”海贼们望了一眼大和,又有些动摇:“可能真的是某种习俗?”

“地球人真是难以理解……”

“是啊……”

在令人费解的地球人面前,外星人们和兽人们对视一眼,顿时觉得对方更可亲了。

在外星人和兽人达成奇妙的友谊的同时,地球人已经相见恨晚,互为知己了。

凯介绍了几个出名的宇宙围巾专卖店,并表示一定手把手指导大和掌握宇宙购物;大和也主动请缨要带凯去逛逛地球这边新出的款式,毕竟地球人的审美还是地球人最懂。

“这次能遇到凯前辈真是太好了。”

大和由衷地感慨。

“哪里哪里,我也很少和人交流得这么畅兴。”

凯握住大和的手,发自内心的感谢。

“前辈——”

“大和——”

“走了”

实在看不下去的玛贝拉斯强行拉走自家小船员回船,那边的兽人们也扑上去拖着大和往回走,总算分开了这对心友。

“今年的地球也被像大和这样的英雄守护着啊,可以放心了”

扒着船舷恋恋不舍的伊狩凯突然感慨。

“因为围巾?”

“当然……不不我是说,围巾是英雄的证明!”

“……”

塔斯克的人类观察笔记上多了一条:“部分人类对围巾存在狂热爱好,这极大可能是某种流传于人类间的习俗。按照人类的说法,也许可以称之为……”

博学的象人思考了一会儿,提笔写下定义:

“邪教”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