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逆袭之我是翻盖之王

※标题是个意外,因为有人说用这个名字她就去写《豪门风云之兄弟相争》

※原作涉及假面骑士kiva和侍战队真剑者,CP涉及牙渡

※翻盖殿下,雷梗,小心慎点

※剧透严重,没看完真剑的朋友们请自觉回避







“第一次看见不是殿下的自己,一无是处的令人震惊呢。”

丈瑠望着水面的倒影,说出这样的话。

身后的源太僵在了那儿,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跑走了。

丈瑠没理会他,反正自己已经一无所有了。

作为影武者的使命已经完结,他突然发现,天地茫茫,却没有了他的容身之处。

从幼时就被赋予了殿下的使命,而如今,除了殿下他什么都不是。

“不是的。”

突然有陌生的声音传来。

丈瑠循声望去,看见高处站着两个人。

两个很俊秀的青年并肩立着,说话的是稍前面一点的戴围巾的青年,另一个穿着白衣,带着黑色皮手套的青年以护卫的姿态站在他身后。

“你作为志叶丈瑠的人生业已完结,那么,要不要试试以丈瑠的身份活下去。”

“什么意思?”

丈瑠困惑地与他对视,因他话里透露的对自己的熟悉而警惕起来。

“有一份根植在你血脉里的力量,那是完完全全,只属于你的。”

“我们会教会你如何使用那份力量,并且给你新的身份和责任。”

旁边的白衣青年伸手揽住了戴围巾的青年,接着说了下去:

“我们这里的很多人,都在迫切希望你的到来呢。如何,跟我们走吧?”

简直像是专门来蛊惑他的恶魔一样,开出了无法拒绝的条件。

不过这个时候,不管谁来他都会跟着走的吧。

丈瑠垂下了眼眸,默许了对方的邀请。

最先与他搭话的围巾青年眼神亮了起来。

“Kivat!”

蝙蝠一样的小东西飞了出来,吹响了嘴里叼着的哨子。

夜幕忽然降临,圆月升上了半空,隐隐有兽类的吼声。

天空中传来一声长啸,像是房子又像是龙一样的东西飞了过来。

这是,丈瑠的眼睛因为不可思议而睁大了,会飞的城堡?

那两个青年已经搭上了这座奇特的城堡,飞到了他面前。丈瑠可以清楚地看到城堡龙型的头,和蝙蝠一样的骨翼。

戴围巾的青年朝他伸出手,周身的气场变得威严而庄重起来:

“你想成为,假面骑士kiva吗?”

“……所以,你们找到了我?”

丈瑠放下茶,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两个拉他下水的人。

恢复平常羞涩弱气状态的红渡不好意思地朝他笑了笑,旁边的登太牙也尴尬地不敢看他。

身负Fangire最后的王族血统的两兄弟搞到了一起,导致王位后继无人,不得不寻找新的继承者。

然后就盯上了自己。

丈瑠觉得自己还是回河边看风景比较好。

“应该说王位选择了你。”

太牙正色对他说。

据说他是Fangire现任的King,但是从言行举止中,丈瑠很容易就发现,这个King,其实是个无可救药的弟控。

还不知道已经被人发现真实属性的太牙仍然维持着King的威严,他脱下一只手的手套,给丈瑠看手背上的印记。

这个印记丈瑠很熟悉,因为他自己的手上就有一个类似的轮廓。

丈瑠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而出现的。在确定对身体和力量都没有影响后,他也就没在意。

毕竟对抗外道众的战斗,已经激烈到让他无暇去仔细研究了。

“这是King的标记,前段时间我和渡感觉到一股类似的气息出现,就顺着找到了你。”

“我们暗中观察了你很久,毫无疑问,你有成为King的资质。”

“以Fangire现任King的身份,我请求你,成为下一任King。”

丈瑠没有回应太牙,他慢慢把手翻过来,盯着那个标记,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为什么我会是Fangire?”

能成为Fangire的King的,自然只有Fangire。

“Fangire来源于血脉遗传,你的父母,应该也都是Fangire。”

原来,他连人类都不是吗。

丈瑠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太牙的邀请,他暂时在德兰城堡住下了,在两兄弟的帮助下熟悉Fangire的力量。

城堡里的侍者仍然以殿下称呼他,这也许是太牙的授意。丈瑠平素听惯了,也就没有提出异议。

“丈瑠。”

丈瑠放下剑,向走过来的渡颔首致意。

虽然太牙是名义上的King,但他那平常看上去弱气,关键时刻气场满点的弟弟,或许才是真正的魔王。

“在这里住的习惯吗?”

“我住的很好。”

岂止是好,这里的人差不多是以King的规格服侍他的,豪华程度甚至超过了武士世家志叶家。

渡带来了茶水和点心,招呼丈瑠坐下了休息。

“我一直觉得,你和我很相像。”

“?”

“我其实,”渡陷入了回忆:“是人类与Fangire的混血。”

“那个时候,人类和Fangire还是敌对的关系。我一直是以假面骑士kiva的身份保护人类,却发现自己也有Fangire的血统。而且那个时候太牙哥哥也一心想把我拉到他那边去,夹在两方之间,我痛苦了很久。”

“所以看到你挣扎于殿下的责任和自我之间的时候,马上就想到了我自己。”

渡忽然轻笑起来,带着点看好戏的愉悦:

“我想给你一条新的出路,打破困局的第三种选择。”

他抬手打了个响指,一只红色的小蝙蝠飞了出去。它看上去和渡的kivat很相像,只是体型小了一圈。

“这孩子是red kiva,算是kivat的弟弟吧。是否接替哥哥成为King暂且另说,先成为假面骑士kiva如何?”

小蝙蝠落在丈瑠的手心上,满怀期待地扇动着翅膀。

“请多指教,丈瑠殿下!”

在书道phone和折神被志叶家收回的现在,他的确需要一份新的力量。

丈瑠注视着扑腾着的小蝙蝠,假面骑士kiva吗,或许真的是他所需要的第三条路。

“请多指教。”

真剑者在公主的率领下苦苦支持着。

外道众的攻势越来越猛烈,血祭恸哭的亲自上阵让他们实力大增。

这是最后的战斗了,一定要撑下去。

然而即使是这个时候,武侍们依然无法控制地分出一缕心神牵挂着丈瑠,他们的殿下。

那天丈瑠在河边失踪,之后无论彦马怎么发动黑子,也找不到他的下落。

就算是影武者也好,那是和他们并肩战斗的殿下啊。

远方突然传来机车的轰鸣声。

银色的机车呼啸而来,冲破重重封围,机车上的战士猛地跳起。

“Wake up!”

奇特的笛声响起,缠在右脚的锁链爆开,他高高抬起的脚上被蝠翅一样的盔甲覆盖。

天色突然暗沉下来,圆月浮现在那人的身后。

“Darkness Moon Break!”

天空中的人俯冲下来,一脚踢爆层层重重的外道众。他缓缓起身,背后的地上只留下一个巨大的,像是蝙蝠一样的标记。

真剑者们也被这一招震住,比起他们繁重很多的变身姿态,倒是和上次来的那个DCD看起来更像一个系列。

陌生的支援者此时拿出了一把金红色的剑,冲进敌阵大杀特杀,无人可挡。

等等,这用剑的姿势,怎么这么熟悉?

围观的武侍们惊疑之下,心中都浮现出同一个名字。

外道众已被暂时杀退,隔着一段不算近但能看清脸的距离,那人解除了变身。

“丈瑠!”“殿下!”

盔甲覆盖下的,正是失踪数日的志叶丈瑠。

比起立即跑上去嘘寒问暖的众人,独自留在原地的志叶薰有些格格不入。

她神色复杂地看着丈瑠,张口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血祭恸哭打断了。

不用多说双方都能明白,这是最后的决战了。

丈瑠神情柔和地看了看身边的伙伴,最后抬头与远处的志叶薰对上。

“上吧”

“一笔奏上!”

“red kiva!”

红色的小蝙蝠蹦了出来,绕着丈瑠飞了一圈,最后停在他手上,顺势咬了一口。

彩绘般的花纹在脸上蔓延开,一道道的锁链围绕住丈瑠,最后化为盔甲。

“变身”

“假面骑士kiva!”

丈瑠的加入让真剑者这边士气大涨,假面骑士与超级战队的联手,血祭恸哭都招架不过来。

但是战队怪人的赖皮之处在于打不过我还可以巨大化。

面对巨大化的恸哭,大家纷纷熟练地掏笔掏折神。

只有薰在原地没动。

其他人都坐上各自的折神开始攻击了,地上这里只剩下丈瑠和薰。

“给你。”

递到丈瑠面前的是真剑红的狮子折神。

“这是属于你们的羁绊和战斗,突然插进来的我才是外人啊。”

薰看上去有些落寞,但还是坚定地解除变身,把书道phone和折神一起递给丈瑠。

“不用。”

丈瑠抬手拦下了薰,他微笑起来:

“我有另外的,这个还是你拿着。”

“一起战斗吧。”

说话间挂在丈瑠腰带上的小蝙蝠又吹起了哨子,又是一番黑夜降临月亮升的不科学场景。

巨大的德兰城堡伴着阵阵龙吟飞来,丈瑠纵身跃上城堡。

“那是什么?”

“是殿下的新折神吗?”

“看起来不像折神,这明明是座房子!”

“不对,是龙!”

关注着这边的真剑者们被突然出现的丈瑠的召唤兽吓了一跳,纷纷议论起来。

连恸哭也细细打量了好几眼,对这和现场画风完全不一样的玩意儿感到非常别扭。

德兰城堡自然听不到这些,它跟着丈瑠的指示飞上了天,朝着恸哭的方向喷出一道道烈焰。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竟能灼烧他的身体,血祭恸哭心中顿生忌惮,全力应付起来。

丈瑠沉默着,再次跃起,与德兰城堡龙的攻击合力,又踢出一记骑士踢。

巨大的蝙蝠图腾再次出现,束缚住了恸哭的行动。

不愧是殿下!

巨大化了还能踢!

围观的真剑者们纷纷叹服,赶紧跟着驱动侍霸王使出了必杀技。

“文字之力大弹!”

血祭恸哭就这么被解决了。

一直以来的敌人终于被打败了,欢庆胜利的真剑者们都围住了丈瑠。

有好多东西想问啊,关于red kiva的,关于殿下是怎么转职假面骑士的,关于那个奇特的城堡龙的。

德兰城堡暂时没回去,趴在旁边懒洋洋地叫了两声。

但是首先开口的却是那位公主。

“丈瑠,”薰神情严肃地喊住了他:“我希望你能留下来,继续以真剑红的身份带领志叶家前行。”

“是啊留下来吧丈瑠!”

千明和琴叶冲上去拉住他,流之介和茉子也跟着满怀希冀地看向丈瑠。

源太倒是在原地没动,所以他也幸免于难了。

红色的小蝙蝠跳了出来,把意图拐带自家主人的家伙一人啄了一口。

“丈瑠殿下是我们Fangire的殿下!是会成为下一任King的人!怎么能跟你们走!”

Fangire?King?

面对这些闻所未闻的名词,众人都是一愣。

“是的,我们家丈瑠不会跟你们走的。”

旁边的德兰城堡上下来两个人,正是太牙和渡。

“我可以用志叶家第十八代家主的身份认丈瑠为子,这样他就是名正言顺的十九代家主。”

志叶薰第一个反应过来,直接抢起了人。

“我们也可以认丈瑠为儿子啊,这样他就是名正言顺的下一任King。”

太牙毫不示弱,拉着渡上前,和薰对峙。

一瞬间多了两个爸爸一个妈的丈瑠感到心情复杂,为什么你们都这么喜欢认儿子??

“志叶家历经十八代传承,底蕴深厚,不是一般世家能够比得上的。”

“Fangire一族是君临十三魔族的王者,实力强大,现在和人类世界也有很多合作和联系。”

“我们这边有侍奉家主的武侍等待殿下回归。”

“我们这边有无数Fangire企盼着殿下的登基。”

“丈瑠是在志叶家长大的!”

“他的血管里流着Fangire的血!”

那边Fangire兄弟和志叶家公主围绕着丈瑠到底该是谁的儿子,已经快吵起来了。

最后他们一齐转过来问丈瑠:

“…你要爸爸还是妈妈?!”

这种父母离婚问孩子跟谁的即视感……

丈瑠叹了口气,上去分开这两拨争着认儿子的。

他先是朝薰行了一礼。

“您要是不介意我并非人类,我愿意留在志叶家。”

真剑阵营欢呼雀跃,Fangire兄弟携三只kivat表示严重抗议。

“非常感谢你们二位的帮助,”丈瑠转向太牙和渡:“我记得你们提过,Fangire的寿命很长?”

太牙点点头,差不多明白丈瑠的意思了。

“如果到那个时候还没有找到其他的继承者,我会尝试的。”

“不,你是最适合这个位子的人。”渡微笑着:“沟通Fangire和人类这份使命,对于作为志叶家的殿下长大的你,一定能很好地接替我和哥哥。”

“red kiva也留给你,这是那孩子自己的选择。”

小蝙蝠眼泪汪汪地扑进他家殿下怀里,被一旁的狮子折神示威似地吼了一声。

“你会是最好的殿下的,丈瑠,无论在哪边。”

“谢谢。”

若不是渡在河边喊住他,或许他到现在都还在迷茫。

“所以,来做我儿子怎么样?”渡忽然话题一转:“Fangire的寿命很长,就年龄来说完全可以胜任。而且有丈瑠这样的儿子,谁都会很欣慰的。”

那边志叶薰已经开始拔刀了。

看来认儿子这个事,还要无休止地吵下去啊。

所以说,丈瑠叹气,我真的不需要比我还小的妈,也不需要比我大好几倍的爸啊。

—End—

烂尾了,但是会有番外


评论(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