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茄城】眠

真司睁开眼的时候,意识完全处于一片茫然之中。周围熟悉的环境让他感到安心,安心到似乎再睡一会儿也没关系。

“真司?”

他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草加雅人,他的恋人兼同居者,站在房间门口注视着他。

“你醒了?”

他关切地询问道。

“雅人——”真司花了好几秒才记起所有的事,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不安与恐慌扼住了他的心脏:“那之后怎么了?神崎士郎?还有其他的骑士?等等我睡了多久——”

草加上前抱住了他。

“没事的。”他安慰着因为回忆起那些记忆而浑身发颤的真司:“没事的,一切都结束了。”

“镜子里不会再有怪物,骑士间也不会再有战斗,一切都结束了。”

真司在他反复的耳语中慢慢平静下来。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吗,虚无缥缈一般,他毫无实感。

“是的。”草加仿佛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伸手顺了顺他因熟睡而凌乱的头发:“来吃饭了,我做了你喜欢的煎蛋。”

亲昵的动作和轻快的语气冲淡了真司的不安,他为草加话中显露的爱意略微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赶紧换好衣服走出房间。

“我睡了多久?”

他在餐桌前坐下来的时候又想起这个问题,随口问了在旁边摆盘的草加。

“一个晚上而已。”

草加把今天的报纸递给他。

“感觉像是过了很久很久……”真司小声嘟囔着,他翻了翻报纸,以身为记者的职业嗅觉确定上面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大事。

真司把注意力转回餐桌,食物的香味强烈地吸引着他,让他觉得尤为得饥饿。他匆匆和草加招呼了一声就狼吞虎咽起来

他记不清自己吃了多少,只感觉身体像个无底洞一样,而草加做的食物又过于丰盛。

与此相对的,草加并没有吃多少,他花费了更多的时间在看真司。

那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珍视和温柔,痴迷与沉醉到了病态的地步。

真司偶然在进食的空隙抬头看到了这样的草加,因着羞涩,尴尬或者其他什么原因,他偏过头去不想与草加对视。

“怎么一直看着我……”他努力掩饰着自己:“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能够一直这样看着真司,感觉很幸福。”

草加坦然地回答他。

真司想起由于无休止的战斗,他确实很少和草加有机会单独待在一起。

他抛下草加去战斗的时候,独自等待着他归来的草加,内心会是怎样的焦虑和不安呢。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忍受不了而主动参与到战斗中吧。

“战斗已经结束了对吧?”真司主动开口:“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嗯。”草加朝他露出笑容:“一直。”

虽然名义上是早饭,但由于真司的起床时间,这一餐更加接近于午饭。

吃饱喝足的真司窝在沙发上,草加在厨房洗碗。

真司本来想去帮忙的,但是草加用你身体还没好的理由把他推出去了。

“对了,我的手机呢?”

“送去修了。”草加的声音混着厨房的水声传来:“昨天把你弄回来的时候,它已经坏成碎片了,要我说还是重买一个吧。”

“可是上面存着好多重要的号码啊——”真司发出一声哀鸣:“你的手机呢,我要给主编打个电话。”

“没事的,我昨天已经代你打过电话了。”

雅人做事还是这么周全啊,真司放下心。他趴在沙发上,午后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照进来,让他有些昏昏欲睡。

奇怪,客厅什么时候装窗帘了,他迷迷糊糊地想着。

“真司……”

他听见有人在轻轻唤他。

“嗯?”真司感觉到熟悉的气息,他仍然闭着眼睛,身体却主动凑到贴着他坐下的草加身上。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舒服地靠在草加怀里。

草加的呼吸声就在头顶,他的耳朵靠着他的心脏。这个人是确确实实地活着的,这个认知让他感到安心。

“刚吃完饭就睡觉不好。”草加哄着他,把还沾着水的手贴到真司脖颈上。

“雅人!”突如其来的寒意让真司清醒过来,他抗议着喊了一声,却因为软绵绵的语气听起来更像在撒娇。

“来看电视吧。”

草加一手抱着真司,另一手拿起遥控器按下开关。

电视里依旧是那些无聊的新闻,真司试图去仔细观看新闻里所讲的东西,却完全无法专心。

身旁草加的存在太强烈了,他没有在看电视,而是和之前一样,专注地,沉迷地,看着真司。

仅仅是注视并不能满足他,他开始舔舐真司的耳朵。唇齿细致地扫过耳廓,一点一点朝下侵略。他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耳垂,刺痛感让真司小小地哼了一声。

但是真司仍然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他的默许更加放纵了草加。细密的吻一路向着脖颈延伸,像是宣誓主权一样不放过任何一处。

湿热的触感让真司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草加富有技巧性的挑逗让他渐渐开始渴求更多。但是绵延的吻只停留在那一处,似乎并没有更进一步的想法。

“雅人”真司忍耐到了极点。

草加只是眷恋地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

真司稍稍把身子往前倾,挣脱开草加的束缚,在草加说话之前主动仰头吻住了他。

这对于城户真司来说,是很少见的行为。即使他们早已成为恋人,真司仍然会在草加面前感到羞涩,特别是在这种亲密的时刻。

混合着欲望和急待宣泄的心情,让这个吻不断发酵深入。两人的唇舌纠缠在一起,草加环着真司腰的手也顺着衣物的间隙滑了进去,来回抚摸着真司的背部,这更加深化了刺激。

在气氛达到顶峰的那一刻,草加放弃了。他停止了一切动作,只是单纯地拥抱着真司。即使真司在他怀里蹭着表达自己的不满,他也只是安抚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会把你弄坏的……”像是叹息一样的喃喃自语,草加闭上眼以避免真司看到他的眼神。他解释似地又补上一句:“你身体还没完全好。”

这样子真司也没法说什么了,他们不再有什么动作,和普通的情侣一样,靠在一起看电视。

日头渐渐偏西,真司也差不多在沙发上坐够了,他向草加提议不如出去走走。

“比起这个,”草加牵着他的手到厨房里:“还是来做煎饺给我吃吧,很久没有吃到真司的煎饺了。”

他祈求的眼神让真司完全没法拒绝。

“好的,今天一定给你做出最棒的煎饺。”

真司围上围裙,干劲满满地开始捣鼓食材,草加在一旁给他打下手。

他们很久没有这样一起单独待这么久了,真司甚至感到怀念。

“真想把这一刻永远保存下来啊。”

他们在餐桌前开始用餐的时候,真司这样感慨着。

“雅人,你以后有什么想做的吗?”

“以后?”

“是啊,战斗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我们可以一起去想去的地方,一起吃想吃的东西。”

真司幻想着可以自由规划的未来,与草加一起的未来。

“我想去雅人的家乡,想看看雅人生长的地方。”

草加的手停顿在桌上,真司继续叙说着,把埋在心底的话全部说了出来。

“一直以来都忙于骑士间的战斗,忽略了雅人的心情,所以才会出现那样的事吧。”

真司的语气低落下去,很快又重新振作起来。

“但是现在,我可以更多的和你在一起了。你的过去我会去了解,你的未来我会陪着你。”

“这一次,一定会好好看着你。”

真司的眼睛真挚而纯粹,他看着草加,如此轻易地就许下了坚定的承诺。

草加长久地沉默了。

城户真司是他最重要也是唯一的救赎这一点他早已确定,但是为什么每一次他都能准确地,超出意料地对自己做出应答呢。

所以无论要他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可以,只要能把这个人永远留在身边。

“好。”

他最后只是这样简单地允诺了真司。

背后下定的决心,被他小心地遮住了,那不是真司该看到的东西。

吃完晚饭的真司又感到了那种困意,他强撑着和草加继续说了几句话,只感觉越来越抬不起眼皮。

最后还是草加主动出声,把他送到了床上。

他给真司收拾好床铺,给他盖上被子,坐在床边轻轻抚摸他的脸颊,看着真司渐渐进入睡眠状态。

草加抬手覆住了真司的眼睛,真司可以感到他的手在微微颤抖着。

雅人似乎有点不太对劲,他模模糊糊地想着。

还是明天起来再问他吧,难以挣脱的困意席卷了真司,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说晚安,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晚安。”

草加低声说着。

他没有离去,倚在床头专注地看着真司,就像之前无数个日日夜夜一样。

在那之后过了多久呢,十年,二十年,五十年?

具体的日子他已经记不清了,真司沉睡的时候他完全感觉不到外界时间的流逝。

餐桌上的报纸是小心地保存下来的,电视里是录好的那一天的节目,这间屋子里所有能够显示日期的东西都被强制停在了那一天——真司睡过去的那日之后的一日。

甚至连他自己,为了永久保持真司所认识的那个模样,早已化为了不老不死的怪物。

这些都是草加雅人应得的报应。

他为了让真司不去战斗而杀戮其他人,真司为了唤醒这样的他而战斗,痛苦而悲伤的死循环。

最后的胜者是真司,所以草加清醒了过来,成为了唯一的生还者。作为代价,城户真司进入了长久的沉睡中。

也许下一秒就会醒来,也许永远不会醒来。

那样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把真司带回了他们共同生活的家,细心地照料他。

反正无论睡多久,对于真司来说只会过去了一夜。

所有的罪孽,所有的刑罚,所有的痛楚与折磨,都由他来承担就好了。

城户真司只需要这样安然地睡下去,毫无负担地睡下去就可以了。

下一次真司醒来会是什么时候,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之后?

没关系,睡多久都可以,只不过又是一夜而已。

草加温柔地帮真司理顺头发,眼中只有全然的爱意。

也许明天就会醒来吧。

“晚安”

他再次重复了一遍。

—END—

913快乐!!!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