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有言在先,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NEVER(一)

我家太太答应陪我写这篇,于是来放个开头。
就想写写花家医生是如何变成五年后的黑医的。
Eternal时间线有改,就当侑斗加进来的蝴蝶效应。
很多拉郎,注意避雷。
————————
————————
————————
————————
花家大我对那个雨夜的记忆只剩下那时强烈不甘心的心情。

绿色的怪物吞噬了宿主,终于获得了实体,他仰天长啸,庆祝着生的喜悦。而在另外一边,腰带碎裂,卡带弹出掉在了地上,花家难以支撑地捂着胸口,被死神的镰刀勾着倒下。

就这样结束一切,太不甘心了。

不甘心啊,还没有打倒敌人,还没有完成医生的使命,还没有,没有——

没有和他……

和谁?

头剧烈地疼痛起来,混乱的细节迷失在庞大的记忆里,悄然掩去了身形。

但内心深处某个地方还在竭力地呼喊着,找到,一定要找到…………他!

花家大我猛然睁眼坐了起来。

到底是谁?

“哎呀呀,这次的新人反应很快嘛。还是个小帅哥,人家很喜欢呢~”

手臂上的针孔还在隐隐作痛,在全然陌生的环境中醒来的花家一时茫然了。

“欢迎来到死后的世界。”

另一个声音响起,花家循着敲击声看过去,陌生的男人靠在椅背上,右手搁在旁边的桌上,摆弄着一张绿色的卡片。

敲击声是卡片与桌面相碰撞形成的,花家多瞧了几眼他手上的卡片,那看上去像张车票?

“你已经死了。”

“死了?”

他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倒下之前地场景一点一点清晰起来。他的确是被那个绿色的怪人杀死了的,在怀着强烈的不甘慢慢合眼之际,存在于逐渐模糊的视线里最后的场景是旁边墙上突然被推开的门和里面出来的人影。他似乎还听到了电车的声音?

“对,你并没有得救,依旧还是个死人,换而言之就是活着的尸体。”

“这不可能……”

“这种细胞维持酶刺激了你的细胞继续分化,达成与复活一样的效果。如果没有定期注射维持酶,在不知不觉中就会变回尸体。”

一道女声插了进来,穿着与他相似的白衣的大龄女性拿着注射器向他解释。她的声音平静无波,像是游戏里介绍规则的NPC一样,不含任何感情地解说着。

“这就是我们,never”

黑衣的男人从椅子上站起,走到与他相近的地方,直视着尚未缓过神来的医生。

“你临死前的眼神非常不错,正好我路过那里,就把你带回来了。”

“你还有没完成的事吧,想继续在这世界上存活吗?”

“加入我们,成为我的部下。”

“我拒绝。”尽管这种时候除了答应对方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但花家大我的自傲不允许他屈于人下。

“居然拒绝小克己,你是想变回尸体吗!”

之前发声的气质诡异的男人愤愤不平地扭动着身体,威胁似地朝他扭曲着手里的鞭子。

但被他称为“克己”的男人始终没有说话,他只是平静地注视着花家。

“我的名字是大道克己。”他突然收敛了身上的气势,懒散地朝他摆摆手:“不想就算了。”

这转折性的发展让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目光都聚集到克己身上。

“但是你现在这个样子也没法去其他地方吧,跟着我们行动,作为报酬会给你细胞酶的。”

这个时候再拒绝就太不识好歹了,花家默认了他的话,他的确有死了也想完成的事。

大道克己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挂着的钟上,在所有指针即将聚集到同一点的时候,他径直握着卡片推开了旁边的门。

烈风从门外刮进,隐约可以看到外面的荒漠和停着的电车,克己一只脚迈出门外,又回头嘱咐:“京水,让贤带他。”

“人家知道了。”名为京水的人妖大叔一脸依依不舍:“小克己早点回来啊,替人家向天津四问好。”

直到门被彻底关上了,花家大我还在盯着它看。他一时转不过来,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难道是在沙漠里?可沙漠里又为什么会有电车?

“习惯就好啦。”京水扭着腰走到他近前:“小克己是去见他的小情人了。”

花家只能继续默然,一瞬间发生的事太多,他也不知道该从哪件事开始思考。

“我说你啊,运气可真是不错。”京水把手朝他的肩搭去,花家下意识地向后退了退。

京水撇撇嘴,没有再继续动手动脚。

“要是换成以前的克己,你现在早就变回尸体了。”

“京水。”

一直沉默的女教授突然出言打断了他,她皱着眉,语气中含着警告。

“自从……小克己的脾气是越来越好了。”京水换了个话题,中间含含糊糊地混过去了。

“好了,跟我来吧。虽然姐姐很想和你这样的小帅哥亲密接触一下,但是克己指明了让贤那个闷葫芦带你。”

“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花家跟上他的脚步。

“我们?”京水翘着兰花指,回头给了他一个堪称妩媚的笑容:“是佣兵小队噢。制造酶的原料可不便宜,经费都要我们亲手去挣呢。”

花家不动声色地稍稍退后了一步。

“还有一个问题。”

他停在拐角的镜子前。

“嗯?”

“头发变白也是成为never的后遗症吗?”

花家大我望着镜子里的人黑白分明的头发,实在忍不住问出了口。

—TBC—

嗯,花家忘了的是海东没错。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