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世界红】感冒

之前感冒的时候写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病差不多好了就补完了
流水账,非常ooc的玩意。稳重的咪酱和孩子气的大和,带一点性格转换的场合
————————————————————————————————————————————————————————————

风切大和感冒了。

这实在是非常少见的事情,上山下水都习以为常大人动物学者,这次却偶然被感冒这种小事绊倒了。

而且因为种种原因,兽人们外出暂时回不来,就连叔叔都去外地参加一个木雕研讨会,这两天恰巧不在家。

所以照顾卧病在床的大和的就只有……

“小操?没问题的,我一个人撑得过去”

风切大和望着几乎要把家底翻出来的门藤操,实在忍不住说了一句。

对方之前已经把他强行按在了床上,用被子严严实实地把他裹好。现在他又拿出了一堆奇奇怪怪的药草,甚至还有药杵和药秤,坐在旁边摆弄着。

“这是我家祖传的感冒特效药,”门藤操十分严肃地回答大和:“可以和秘传止痛法并列的秘法。”

他又兴奋起来,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大和。

“吃了一定能好的!”

这样实在不好打击他的积极性……

风切大和顿了顿,决定还是先换个话题。

“小操你吃过这种药吗?”

磨着药的手一顿。

“没,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它有效?”

感冒把他脑袋弄得晕晕沉沉的,没经思考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

大和缓了半拍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他吓得连病都顾不上了,半撑着起来去看操。

门藤操看上去大受打击,摇摇欲坠,马上就要坐下来抱腿了。

“小操,小操?我不是——”

有人按住了他的手。

“我知道我没有照顾大和的资格……”出人意料地没有进入消沉模式的操蹲在床边握着他的手:“但是,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请让我好好照顾你!”

他红着脸,最后半句话几乎是闭着眼吼出来的,光从他颤抖的手上就能感受到他用尽了多少勇气。

“喝水!”

不等大和回答,他就雷厉风行地往大和手上塞了一整杯热水,小心地避开高温的杯壁,将把手递给他。

气场全开的门藤操连大和都被震住了,他乖乖地喝完了水——尽管之前已经喝掉一壶了。

然后他又被塞回了床上,从他的角度正好能看到操抿着唇,仔细又耐心地替他掖好被子。

于是大和下一秒就重新钻出被子坐了起来。

“喝多了,躺着难受”

他用最无辜的眼神看着操。

风切大和有个小秘密,大约是平常太成熟要操心的事太多,在生病这种需要别人照顾的时候会格外孩子气,或者说,能闹腾。

迄今为止除了叔叔谁也不知道大和的这一面,实际上随着年岁的增长,他生病的时候闹一场的次数也已经减少很多了,这次算是连他自己都没提前预料到。

从来没见过的大和……

门藤操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刚刚强撑起来的气势马上就消散了,他期期艾艾地望着大和,举棋不定地小声征求他的意见:“那就,就坐着?”

看到面前的人没反对,他赶紧跑过去从自己的行李里翻出靠垫让大和靠着

竟然连这个都随身带着,大和摸了摸细密的针脚,明显的手缝的痕迹。

“小操……”

“嗯?”

“你上次都没有做玩偶给我”

他控诉着,不知不觉带上了几分委屈。

“做了的做了的,”操赶紧跟他保证,就差指天发誓了:“我第一个就做的大和的!”

大和的目光更严厉了,几乎是在谴责。

“我不敢拿给你看……”操彻底泄气了,他把头埋在手臂里,完全不敢与大和对上。

“一定要的话,喏……”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迷你的风切大和,小巧的挂件连五官的细节都非常细心地表现出来了,一眼就能看出是谁。

“只带了小的了”

大和没有注意到他话里的漏洞,也就没有继续追问大的在那里这种问题。他仔细地打量这个微型的自己,终于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他像小孩子藏心爱的玩具一样把它塞到被子里去,然后庄重地宣布:

“好,我不生你的气了”

“……你为这件事生过气!”

虽然震惊于这样的事实,但是看到大和马上像做错事一样低头认错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操尴尬地摸摸鼻子,坐回去继续弄药了。

“小操今天没有消沉”

很快就觉得无聊的病人又找上了他的照顾人。

“啊……”操专心地看着药杵,小心地混合着药草:“那样就没人照顾大和了”

“我也知道自己很麻烦,每次都要麻烦大家很久,浪费时间又没有意义。这次,起码为了大和,要克制住自己不去做无意义的事”

“已经让大和操心很久了,难得我也能照顾一次大和”

大和沉默了一会儿。

“可能小操,比我还更像个大人也说不定”

他嘟囔着自言自语。

“啊,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

“完成了”

门藤操终于搞定了他那堆药草,喜滋滋地泡成药水捧给大和。

“门藤家特制感冒药!”

他把药递给卧床的病人,但是完全出乎意料,大和没有伸手去接。

“不要”

他把自己整个人都往后缩了缩,头扭过去,以行动表示抗议。

“大和……?”

虽然知道现在大和这个样子不太寻常,但这样闹脾气也太孩子气了吧。

“把这个喝了马上病就会好的,”门藤操难得这么耐心,拿出自己最温柔最能说服人的口吻循循善诱:“就不用一直躺在床上了,可以去外面和大家一起活动。”

缩成一团的人从杯子里抬头看了一眼他,眼神里依旧带着戒备。

“苦”

苦?操瞧瞧了杯子里的药,黑色的药汤的确看上去很吓人。

身上又没带糖果什么的……

不不不,他马上就否决了自己,这可是风切大和啊,怎么可能因为这种小事撒娇。

但是现在这个样子要怎么办……

“大和,”他试着唤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另外一个小挂件:“你看”

“小操!”

大和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

对,一个迷你的门藤操,依旧做得很精致,明显与之前大和的挂件是一对。

“先吃药,”杯子被递到了大和面前,他另一手拿着缩小版的自己晃了晃:“这个就给——”

他一句话没说完,之前还死活不肯吃药的病人就马上抢过杯子一口气喝完了。

真,真的是在撒娇啊!

门藤操目瞪口呆,任由大和把杯子一丢,将挂件拿走了。

“啊那个是……”他看到大和注意到了小人右手上的扣子:“是牵手娃娃,可以拼在一起……”

他含含糊糊地解释过去,心中祈祷大和千万别发现他的私心。

幸好举着挂件的人只顾着摆弄新玩具,没仔细听他在说什么。

感冒药里加了助眠的成分,玩了一会儿大和就犯困了。

“小操。”他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声,人已经倒在了枕头上,手上还抓着娃娃不放。

“我在。”操再次帮他盖好被子,屏住呼吸看着床上的人完全进入沉睡状态。

他抱着腿在床边坐下来,没有消沉,只是安静地守着熟睡的大和。

小时候生病想的最多的就是有人陪着自己就好了,然而这样的愿望却极少得到满足。

现在他至少可以陪着他重要的人了,门藤操这么想着,坐得离床更近了一点。

睡吧,我就在这里。

——
——

“真是麻烦你啦”总算带着新作品回来的叔叔十分感谢操:“大和这孩子一生病就容易闹,他没给你添麻烦吧”

门藤操赶紧摇头表示一点也不麻烦。作为深藏在心底的小秘密,他觉得这样的大和还挺可爱的。

“噢,那就好。他一般一觉醒过来就忘记自己做过什么了,他大概是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吧”

等等,忘了??

操一愣神,正好大和推门进来,手上拎着两个他再熟悉不过的挂件。

“小操,”大和主动和他打招呼:“生病的时候多亏你照顾了。对了,这两个娃娃是你送我的吗?”

“还可以拼在一起,做得很仔细呢”

风切大和真心实意地称赞道,他是真觉得这两个娃娃做得很好,小操该是花了不少功夫在上面。

“小操……诶,人呢?”

大和一抬头,面前已经没人了。

“刚才那孩子突然捂着脸跑出去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一惊一乍吗”

叔叔捧着新的木雕头像回答他。

“不知道,”大和也没搞清发生了什么:“大概因为是小操吧。”

—END—

评论(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