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天津四和侑斗,原作向的打打闹闹

没头没尾,反正甜了






“新年快乐!请收下糖果,今年侑斗也托各位照顾了”

“天——津——四——!!”

愤怒的喊声远远地传来,还套着布偶装的异魔神心虚地把手上的篮子笨拙地往背后藏,欲盖弥彰地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别装了,我都看见了。”

伴随着百米冲刺传来的喊声,总是操心太多的异魔神看着飞奔过来的人又开始担心起来。

“侑斗?慢点慢点,会摔倒的。”天津四试图挥手,却不小心把背在身后的篮子露出来了。他赶紧又把手缩回去:“那,那个,真的什么都没有。”

“不准动!给我站在原地!”

“等等,侑斗,别————”

天津四的话音未落,他已经被樱井侑斗一个凌身飞扑砸地坐在了地上,篮子也被撞飞了出去,零零散散的糖果和糖纸散了一地。

然而比起闪躲,绿色异魔神的第一反应是尽力张开手臂,护住和他一起摔在地上的人。

“侑斗……?”他试着询问:“没事吧?”

“天津四……”

“嗯?”

“笨蛋!!痛死了!!”

抱着因为惯性而快要脱臼的手臂,樱井侑斗非常自然地开始责备自己的异魔神,一点也不考虑到底是谁的错。

“都是天津四的错!”

“是是是,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侑斗你先站起来?”

“不要!我站起来你就也起来了!”

“那我就坐着……不,躺着……啊,趴着总行了吧?”

“……趴着”

“好”

好说歹说总算被哄着站起来的人仍然是气鼓鼓的,抱着胸斥责乖乖趴在地上的异魔神。

“早就让你别在街上发糖果了,尤其还是用我的身体”

“这次没用你的身体……”

“笨蛋,异魔神的身份被发现也是很麻烦的!”

“是我不好,是我的错,侑斗你别生气了……”

“哼!”

习惯口是心非的傲娇骑士别过脸去,完全任性地欺负着自家任劳任怨的异魔神。

其实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不肯低头的青年仍然不去看还趴在地上的天津四,就这么扭头就走。

“天津四真是太麻烦——”

碎碎念着的抱怨在无意扫到脚边散落着的糖纸时戛然而止。

樱井侑斗蹲在地上,沉默地看着捡起来的纸片。

被小心裁剪的正方形糖纸,朝外的面上画着天津四的迷你头像,他想起这是他刚刚遇到那个喜欢照顾人的异魔神的时候,随手给他画的。

那时那个一向老实忠厚的天津四高兴地不得了,举着被糖纸包裹的糖果宣称这是天津四糖果。

而糖纸朝里的另一面,不知什么时候写上了“樱井侑斗”四个字。

他抚过纸上的字迹,虽然大体上仍是歪歪扭扭的,但是可以很清楚地辨认出来,看得出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努力练习的。

周围的每一张糖纸,不管是包着糖还是没包着糖的,全都被小心翼翼地写上了他的名字。

偷偷把他的名字藏在糖纸里,再像傻瓜一样跑到街上发糖果,以为这样就能让他被别人记住,不被遗忘吗。

笨蛋,笨蛋,真是笨蛋。

但是……

——但是他为什么看着这个笨蛋写的名字,眼泪就抑制不住地掉下来了呢?

一直趴在地上重复着对不起的天津四注意到这突然的寂静,熄了声音偷偷抬眼去看他的搭档。

他看到侑斗背对着自己蹲在地上,不知为何一直在沉默,放不下心的异魔神犹豫了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心里为自己违背侑斗命令的行为又添了句对不起。

“侑斗”天津四挪到侑斗身边,这才注意到不对劲。

“你哭了?”

“才没有”完全藏不住的哭腔,侑斗狠狠吸了吸鼻子,胡乱擦了两把眼泪:“才没有因为你哭,笨蛋!”

天津四挠挠头,被这归结为他的契约对象的日常别扭,再问下去侑斗就要闹了。

“那我们回去吧,差不多该做晚饭了,今天晚上想吃什么,炸丸子怎么样?”

他习惯性地唠叨起来,边说边去收拾地上的篮子和糖果。

侑斗突然推开了他,一个人把地上的糖果糖纸全部捡了起来放回篮子里。

天津四几次想插手,都被他一个眼神瞪了回去。最后他把收拾好的篮子递给天津四的时候,异魔神愣愣地看着他不敢接。

侑斗只好强硬地把篮子往他怀里一塞,转过身停顿了一下才别扭地挤出一句。

“回去吧。”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天津四提着篮子呆呆地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好一会儿,回过神来赶紧追上去,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孩子长大了的欣慰感。

“侑斗,你不生气了吗?”

“嗯”

“手不疼了吗?”

“嗯”

“我还可以上街发糖吗?”

“嗯”

“炸丸子里放香菇好不好?”

“不行”

“侑斗果然还是小孩子啊,这样不行的,挑食对身体不好,要多吃香菇才能……”

“闭嘴”

评论(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