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有言在先,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宇宙金银】关于撒娇与害羞

今天的摸鱼,梗出自变身讲座。

“啊啊啊啊Naga!!”Balance一个滑行着过来,在他的搭档反应过来之前抱住他的腰嚎了起来。

“嘤嘤嘤!他们在欺负欺负欺负我!呜呜呜呜我们表现得这么不好吗。”

Naga被这突然的情绪爆发吓到了,他僵硬地抬手拍拍跪在地上的Balance,努力回忆看到过的别人安抚人的样子。

“Balance,不要哭了。”

“我没有在哭啊。”Balance晃着耳边两个吊坠抬头看他,手上倒是很应景地变出了条手帕。

他象征性地擦了擦眼睛,马上从地上蹦起来。

“是假哭!哈哈哈哈哈哈,被骗到了吧骗到了吧骗到了吧!”

“Balance,你在生气吗?”

“不对哦。”

“是伤心吗?”

“也不是。”

金色的天秤星人很开心地晃着手指回答他。

“我知道,是在撒娇吧。”Lucky非常自来熟地插了进去,伸手搭上Balance的肩:“Balance和Naga关系真好啊。”

“被你发现了~ding~☆”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真是有趣的家伙,果然我没找错人~Lucky!”

打打闹闹的Lucky和Balance拉拉扯扯到另一边走了,也就没看到蛇夫星人在原地困惑地重复了一遍。

“……撒娇?”


“我说啊,就算成为球连者了也不需要这么拼命。”Balance用治疗光线照射Naga手臂上的伤口,蛇夫银在之前的战斗中反常地冲到了最前面,结果就是受了太重的伤。

Raptor很生气地教训了他,Naga面无表情地站着听完了,然后反问了一句你是在愤怒吗。

要不是Balance及时甩出电线拽了这个不懂感情的蛇夫星人一把,很可能他就要被毁灭于Raptor的怒火之下了。

Naga没说话,Balance也就没说下去了。以他与Naga相处的经验来看,这家伙现在多半在那儿思考刚才体验的感情波动。

“好了!”他把Naga的袖子放下:“这可是宇宙第一的Balance大人的亲手治疗,要心怀感激喔。”

他边说边转身准备把东西放回去,却没提防被身边的人拽住了。

“Naga?”

Naga站起来了,他低着头俯视比他矮了有一个头的天秤星人。

他依旧一言不发,做出的动作却相当莫名其妙。他伸手在Balance的腰那儿虚空比了比,这让他不得不弯下腰。

自诩见识丰富的机械生命体也被他搞蒙了,站在原地没敢动,还把手臂抬了抬方便Naga动手。

Naga最终把手放在了他的肩上,Balance能感受到他的手向后摸去,停在了后背上,用手臂环住了他。

他还没反应过来,Naga的脸也越来越近,最后埋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就确实是一个拥抱的姿势了。

“Naga……?”

太过超出想像的动作让他不由得喊住了他。

“嘤嘤嘤。”

平板地完全听不出波动的声音,其他人或许听不出来,但Balance听得出来,Naga在非常认真地模仿他那天的哭声。

前因后果在Balance脑中滑过,他很快就得出了一个有点不可思议的结论。

“Naga,你在撒娇?”

“……嗯”

Naga把头抬了起来,他的眉间微微皱起,对于他来说这就是疑惑了。

“不对吗?”

“当然不对!不也不是不对……你……”

Naga已经再次把头埋下去,锲而不舍地继续了。

“呜,呜,呜……”

“停!”

Balance头疼地把他强行拉了起来,看到他那张无表情的脸后感觉线路更加濒临爆炸了。

“等等你,到底为什么对我撒娇?”

“那Balance为什么要对我撒娇?”

Naga把问题抛了回去。

“……Naga你你你!!”

片刻的寂静,金色的机械生命体突然指着银色的蛇夫星人惨叫起来。他像是短路了一样在飞船里抱着头跳了起来,毫无章法地乱跳了好几下,最后就这么逃出了大厅。

“……”

Naga往前伸了伸手,又只能放下了。

Balance头上为什么冒烟了?


“Balance生气了吗?”

他不解地喃喃自语。

“不是。”端着盘点心围观许久的Spada实在憋不住笑出了声。

“你就当他害羞吧。”宇宙第一的厨师向他划了个手势:“炖菜出锅前要焖一会儿哦。”

害羞,又是什么感情?

好奇的蛇夫星人把这个词记在了心里。

感情真是繁多而奇妙啊,他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总之,Balance一定什么都知道,问他就可以了。

怀着莫名自信的Naga,今天也在努力学习感情这个复杂的东西。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