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包永梦的实习日记

有病,有病,有病,重要的话说三遍。

作者宣称不对此篇内容负责。




 

包永梦站在圣都大学附属医院的大门前,从怀中掏出师父的信又看了一眼,心中万般浪潮翻滚。

不要怕啊,包永梦!

他在内心鼓励自己。

你是在改革开放的红旗下长大的社会主义接班人,怎么能惧怕这区区资本主义的高楼大厦!

 

永梦是在华国长大的,据他的师父,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中医所说,他当年偶然上山采药,遇到一对遇难的霓虹夫妇。那夫妇二人眼见自身难保,便把襁褓中的孩子托付给了老中医。老中医虽是经历了当年那场战争的老人,对曾有侵略史的邻国一向印象不好,但医者救死扶伤的本性让他无法拒绝这对夫妇所托,当下便接过这孩子,许诺必将把他抚养长大。

葬了那对夫妇后,老中医就将孩子带回了自己隐居的茅屋之中,悉心抚养。眼见这孩子一日日长大,性子很是乖巧懂事,又秉承了老中医的循循教诲,对世间万物都怀有一颗怜悯救助之心。老中医很是喜爱这孩子,又怜他身世凄惨,便将他收为弟子,将毕生所学倾心教授。

老中医根据那对夫妇临死前呼唤孩子的喊声,音译了一下为他起了个颇具华国风味的名字,包永梦。

包永梦于是就跟着师父,在这异国他乡学习语言文化及医术,端得是冬练拔罐夏练针灸,学得一身传统医术,深谙其中精华。老中医又有一门养气修身的功夫,及数套保身拳术,皆传与了他。这功夫可是了不得,乃是这中医世家的不传之秘,看那老中医年近百岁仍神采奕奕,便知其中奥妙。老中医怜弟子自小身子骨弱,开祠堂上香禀报先人,才将这功夫口耳相传于他。

永梦深感师父的爱护之心,刻苦修炼,卓有成效。他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竟也能徒手斗虎豹,丝毫不落下风。

噢对了师父说时代不同了,现在这些都是保护动物,不能随便伤害。

老中医又担忧弟子的文化教育跟不上,他虽能教些医术,但是毕竟时代不同了,改革开放的红旗早已高高竖起。而且他又有一层私心,想着不能让永梦如他历史上的母国同胞一般。于是他又把弟子送到山下的小学,重点学习思想政治和近代史。

学习着马*思主义毛*东思想邓*平理论,念着科*发展观和八*八耻,永梦一天天地长大了。他虽为异国人,但从小在这片土地上长大,早已扎根落户,决心要把自己投入建设社会主义初级社会的伟大实践之中。他甚至加入了少年先锋队,时刻准备着保卫革命先辈的鲜血。

待到永梦十八岁这年,霓虹来人了。据说是永梦父母的亲人,寻觅他们下落已经十几年了,如今终于找到线索,连忙跨越大洋前来认亲。

永梦舍不得离开师父,再加之这么多年的教育熏陶,他对本是其故乡的岛国印象不佳,也没有回去的意思。但师父说落叶归根,人不能忘本,再加上好男儿志在四方,当行万里路,劝弟子归国历练一番。永梦秉承师命,踏上了归国之路。

 

“对了乖徒弟,师父这里有封介绍信你拿着。”

“这是什么?”

“当年岛国一个幻什么梦的集团的老总来我们这儿考察合作,被咱们山上的蛇咬了一口。”

“师父你说的是这个蛇?”

永梦从泡药酒的罐子里拎起一串缠在一起的东西。

“是——诶你快把那放下,师父我还指望着冬天喝一口呢。总之那个时候他们解不了蛇毒,就求到我这边来了。本来我也不想掺和,但是村长求着我说这批投资老重要了,一定要出手救人。”

老中医端起茶润润喉咙继续说了下去。

“你师父出手那当然是药到病除。那时随行的还有个小日本——咳咳,不能说脏话,有个他们那儿的医生,当时眼睛就瞪得多大,然后拉着我要我去他们那旮沓指导医术。我这把老骨头懒得动腾,就拒绝了。人家又不死心,留了他们医院的地址,让我有朝一日过去指导指导。如今我寻思着,你倒是可以去那儿待待,也让那些人瞧瞧咱们中华医术的博大精深。”

“师父,徒儿所学怕与那西医之道不合。”

“管那么多干啥,治病救人不都一样地干。拿着吧乖徒弟,你过去混吃混喝就行了,记得千万别被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腐蚀。”

“您老人家保重身体。”

“知道了,去吧。”

 

 

永梦收回思绪,深吸一口气,抬腿准备走进大门,开启新生活!迎接新挑战!

“救命——小心!”

背后一声大喊,一阵凌风袭来,永梦下意识地一避,摆出太极拳的起手式。

一群奇形怪状的橙头怪人正叽叽喳喳地涌了上来。

这是什么东西!

永梦心中惊愕,但是瞧见怪人中心有一黑衣工装女子并一孩童,显是情况危急,连忙把行李一丢,救人要紧。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一边与怪人缠斗,一边回头问被包围的两人。

“这些是bugster!”黑衣女子急匆匆地回答,护着怀里的孩子后退:“这孩子得了游戏病,bugster想要吞噬他得到实体。”

游戏病?莫不是游戏成精了?

永梦立即想到了中学老师曾经斥责过的网瘾,想起师父因为山里信号不好每天只准他玩二十分钟电脑的悲惨过去。

这必定是邪恶的资本主义妄图侵蚀普通劳动大众的阴谋!

才不是他小时候玩不到电脑的怨念!

看招,怨——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

 

黑衣女子,明日那硬生生把那句“情况危急我这里有个好东西你不如试试看万一能变身呢”咽了回去。

这小伙子也太能打了吧!

“小心。”

明日那下意识抬头,身后的怪人已经倒地了,头上插着一根……针?

 

穿着一身非常古风的灰大褂的神秘年轻人缓缓收手,背后是被打得七零八落嗷嗷惨叫的橙头怪人。

永梦解决了这帮奇怪的生物,转身向救下的女人和小孩伸出手。

“你们没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以为我们bugster是你一个区区人类能对付的吗!”

黑色的小头领出现了,一看就有别于其他炮灰,比如说一上来就偷袭得手。

 

“喂,喂,醒醒,你醒醒啊!”

明日那扑上去摇晃着被打倒在地的永梦。

“别……”

“呜呜呜不会死人了吧,poppy刚接到任务就害死了普通人怎么办啊。”明日那的语调诡异地变了,是完全不符合形象的撒娇语气。

“我说别吵了你他娘听到没有!!!”

躺在地上的人猛地坐了起来。

他看上去气势完全变了,双眼里隐隐有红光闪过。

“……你在说什么……”

明日那原地望着面前站起来的身影喃喃。

她当然听不懂,因为这个永梦口里冒出的,是非常标准的中文。

“自从老子八岁那年统一了整个村还没人敢在老子面前这么横!!你这个****看我***去他****艹!”

气势惊人!不愧是当年君临全村熊孩子的包霸王!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明日那歪头自言自语。

“但是请用这个吧,poppy觉得你能够使用它!”

“这什么玩意儿……”年轻人接过箱子嘀咕了一声,“又是那什么骗钱的外国玩具吧,我看这箱子上还贴着made in ch**a呢。”

“不是这样啦,要把它戴在腰上,然后插进去!”

“你这丫头在说啥?”

两个人面对面大眼瞪小眼,语言不通实在是个大问题。

 

“那两个人类!快把那孩子交出来,不然我就……”

“偷袭的就是你吧!”永梦很快转移了注意力,怒视面前的黑色怪人。

“看老子这就来干你一炮,二营长!”

“嗨!”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习惯性站起来的明日那,手忙脚乱给他把腰带系好。

“把老子的意大利炮拿过来!”

明日那乖乖递上卡带。

“开火!”

他拉下腰带的开关。

 

“这他娘的什么玩意儿???大老爷们儿穿什么粉的?!!!”

“战斗吧ex-aid!”

一瞬间变回真身的poppy欢快地转圈,把他推了出去。






—TBC—






怎么可能啊这么有病的玩意儿反正作者说她写不下去了









评论(1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