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魔弹战记/龙刃组】镜面反光

★假面骑士龙骑crossover魔弹战记龙剑道
★真司视角
★时间线是魔弹TV52集之后
★cp白波/斩龙(无差),也可以当友情向嗯
★↑是人和变身器的cp,我们斩龙又会哼情歌又会打嘴仗,兴趣是吹钢一少爷又强又帅,堪称男友力最高的变身器
★又名,万里寻龙记
★私设极多,龙骑部分有bug都是老年人记忆力的锅(
★魔弹战记真好看!!!
★白波怎么这么好!!!!!


城户真司一开始是用那个人来称呼他的。

那个人每天下午定时定点走进花鸡,恰逢上真司的当班时间。他每次都只要一杯红茶,然后坐在窗边以相当优雅的姿势喝完茶——莲有一次说那是标准的英式下午茶的饮用方式。

最先引起真司注意的是那个人的外貌,染成浅金色的头发全部向上翘起,配上黑色长大衣和过于冰冷的气质;他第一次上门的时候,小店员真司几乎以为是哪里来勒索保护费的不良,差点就要以身捍卫花鸡了。

然而这位来路不明的客人除了点单时与他有简单的交流,其他时候都没有再说过话。就连走的时候也是悄无声息,只留下压在杯底的茶钱。

定点的红茶,固定的座位,与外表格格不入的品茶方式,还有那神秘的气质,一切似乎都隐藏着莫大的秘密,勾动着真司作为记者的好奇心。

他试过主动上去多说两句话,然而那个人仅仅冷淡地摇头表示拒绝,完全没有与他搭话的意思。

除了一次,对,除了那一次。

那次他照例给那个人端来红茶,注意到他一直望着窗外的行人,神情专注而又带着不易察觉的焦躁。

“您在等人吗?”

真司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不。”

出乎意料,那个人回应了他的问题。

“我在找……人。”

他中间含糊了一下,犹豫了片刻才给出最后那个字。

真奇怪,真司抱着托盘想,找个人也会不确定吗。


自从开始注意那个人之后,真司就总能在各种地方看到他。

上班的路上,采访的间隙,回花鸡的途中……甚至大街上骑着小绵羊偶然一抬头,都会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刻意去寻找之后,十次总能中个五六次。这让那个人的行踪愈发扑朔迷离了起来。

莫非是在跟踪我,那么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真司趴在吧台上观察坐在老位置的那个人,他除了一直看着窗外和偶尔动动杯子,就没有其他动作了。

那天的对话又浮现在真司脑海里,如果他的目的是找人,那么找的是谁呢?

他不由自主地顺着那个人的视线看出去,看到了进进出出的客人,看到了来来往往的行人,看到了在镜内镜外蹦跶的怪物。

于是名侦探真司紧急休业了,假面骑士真司开着小绵羊飞速赶往现场。

战斗并不麻烦,真司对于这种小怪已经很熟练了,特别是在没有其他骑士来捣乱的情况下。

真正麻烦的是,他从玻璃里钻出来的时候,迎面碰到了他的观察对象。

本来应该坐在那里喝茶的人,匪夷所思地出现在了这里。在真司来得及表示什么之前,他就被面前的人猛地一拉,堪堪躲开两个漏网之鱼的攻击。

“你看得到?!”

“感觉得到。”

那个人抬拳往外准确地一击,正好击中怪物的要害。

他熟练地后退避开攻击,撩起袖子举起手臂,又在做到一半的时候强行停止了。

他盯着手腕的地方,难得地在战斗中走神了。

“斩……”

真司隐隐约约听到他念了一个名字,他顾不上仔细辨别,赶紧重新变身回去把怪物解决了。等他再次回到这边的世界的时候,就只看到离去的黑色的背影了。

“等等,你……”

过往种种偶遇闪过脑海。

“你不是在跟踪我,你是感觉到了怪物的存在!”

“现在才发现吗。”

他嘲讽地哼了一声,态度傲慢到让人想揍他一顿。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城户真司警惕了起来,他已经联想到了骑士战争。

“找人。”那个人的语气缓了一点:“一开始就说过了,我在找人。”


找人,找得是谁,找得真的是人吗?难道是怪物,他又怎么做到感知怪物的?

真司思考了这样的问题好几天,最后却是通过海之取得了突破。

他撞见了海之给那个人占卜。

大抵这种算命的比较容易取得别人信任,门外的真司小心地左看右看,做贼心虚地把耳朵贴上了门缝。

“……根据占卜结果,你要找的人就在你的身边。”

“我感觉的到,他就在我周围,和以前一样时刻注视着,或者说,保护着我。”

在真司看不到的地方,他所关注的那个人环视四周,目光划过挂在墙上的镜子,最后落在了手腕上。

“但是我找不到他。”

“这就不是占卜的范围了,用你的心去感受他吧,白波先生。”

海之的回答依旧神神叨叨的,真司的重点移向了另一个方向,原来那个人叫白波啊。

“我能找到他吗,占卜师?”

“在占卜之前,容我先问一句,他是你什么人?”

“是很重要的……”白波顿了一下,随即坚定了起来:“他对我来说是必须的。”

对面的占卜师笑了起来,这次他没有拿出他的那堆占卜道具,只是望着他的顾客的眼睛,做出了预言。

“那么你会找到他的。”他的声音中有让人信服的力量:“我的占卜可是很准的。”


尽管真司对海之的占卜一直持不太相信的态度,但是当海之倒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从未如此迫切地希望海之的占卜是准确的。

这样死去的就不会是海之了,是他自己也没关系,只要不是海之,这个唯一支持他的理想的人,会与他并肩作战的骑士,他的……朋友。

他失魂落魄地回了咖啡馆,正对上照例坐在窗边的白波。

“啊……”他总算清醒了一点,把攥在手心里的东西递了过去。

“他……海之给你的……他说把这个交给白波钢一,他,海之,为了保护我,死前……”

真司浑身颤抖着,仍然沉浸在刚刚的噩耗之中,只能说出破碎的字句。

被递过去的东西是海之的卡盒,破碎成了好几块,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然没有消失。

白波似乎早有预料,他没去看卡盒,而是注视着浑浑噩噩的真司。

“我曾目睹我的双亲死于火海之中,为了保护我和其他人。”他放下茶杯,毫无征兆地开始了叙述。他的声调平缓,真司却从中听出了种切身的痛苦。

“多年之后我有机会再次见到父母的鬼魂,我才知道他们一直在背后守护着我。”

“死去的人并没有离开,他们就在你的身后注视着你,那会成为前行的力量,而不是迷茫的来源。”

“力……量”

真司喃喃自语,精神总算稳定下来了。

“重要的人,想守护的人,都会成为力量。”

白波喝下最后一口茶,而在他离开之前,真司追问了另一个问题。

“你要找的人,也是你的力量吗?”

他过了很久才等到答案。

“如果陪伴也是一种力量的话,他是我最强的力量。”


真司后来就鲜少遇到白波了。

他拿到海之的卡盒之后就难寻踪影了,只有偶尔真司遭遇战斗的时候,才会在附近看到他。

不知道他找人顺不顺利,至少别像自己一样,真司倒在废弃工厂里的时候想。

他刚刚经历了一场骑士之间的争斗,结果就是他现在浑身是伤地躺在这里喘气。

为什么要战斗呢,他疲惫地闭上眼睛,又看到了海之倒下的样子。

“在这里倒下的话就站不起来了。”

“是你啊……”真司睁开眼,看到了不知何时出现的白波。

“我欠那个占卜师一个人情。”白波把他从地上架了起来:“不能看着他舍命救下的你倒在这里。”

真司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白波皱着眉,不满地看着他。

“其实你是很好的人啊,为什么平时要摆出那副模样。”

“……闭嘴。”

面前的人可疑的顿了一下,马上又板起了脸。



“你……你也会认为我做的事是错误的吗?”

真司忍不住问了出来,他直觉觉得白波知道这一切,镜中世界,骑士战争,还有他的立场。

“嗯。”白波微微颔首,脸色是不变的冷淡:“像笨蛋一样。”

好了,承认城户真司是笨蛋的人又多了一个。

“但是,”白波让他靠着墙坐下,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他的伤口。

“我认识一个和你一样的笨蛋,我相信了他,然后他成功了,所以我也愿意相信你这样的笨蛋。”

“而且……”

白波的声音突然停了,他站在原地,像是陷入什么回忆,半响才说出未完的话。

“……说不定我也是个笨蛋呢。”

他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语,不再停顿,也不再理会坐在地上的真司,大步朝着出口走去。

“喂!”

真司心头的阴霾不知不觉中已经一扫而空,他忍不住对着那个背影喊了出来。

“你说你相信的那个笨蛋成功了,那么我一定也能成功。还有,你也一定能找到你要找的人的!”

“……”

逆着光,白波回身朝他轻轻点了点头。他似乎说了什么听不清的话,而真司只注意到了另一件事。

白波刚才……笑了?


“白波!”

真司一眼看到了对面高楼上站着的人。

他迎风立在楼顶,被周边大厦反射的光包围着。镜面玻璃像是粼粼的水面,在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荡漾着未知的彼境。

真司的脸色变了,他听到了镜中的世界里怪物的嘶吼声,其中又有一股不同寻常的庞大力量,急切地徘徊在两个世界的交界处。

而那股力量的目标是……白波!

像是有所感应一样,白波凝望着镜面,举起了手上的东西。

或许这世界上只有真司认识他举着的东西,这正是海之临死前托他转交给白波的卡盒,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组装在了一起。

然后更加意料不到的事发生了,白波对着镜子突然笑了,不是那时逆光看不清的笑,而是一个真正的,带着某种怀念的笑容。


——他握着卡盒,站在天台的边缘,笑着往前迈了一步。



跳下去的时候,白波想起了很久以前,他被愤怒填满心胸,气到对他的搭档说那我也做一次笨蛋吧。

那个时候斩龙是怎么回答他的?

——嗯,这才是我的好搭档啊。


那么,就让我再做一次笨蛋吧,斩龙。

他闭着眼,听到了熟悉的风声。



一切都超乎城户真司的想象。

他愣在原地,一动不能动,望着白波从高空坠落,望着周围的镜面突然剧烈地波动起来,望着从未见过的黑龙咆哮着从镜面里冲出,毫无偏移地朝着白波飞了过去,卷着他落在了自己所在的天台上。

白波手中的卡盒突然亮起了灿烂的白光,与黑龙融为一体,场景熟悉得让真司回忆起他和无双龙契约的过程。

但这与真司所知道的契约又有很大不同,光芒散去时,从未见过的手环缠绕在了白波的手腕上。



“我偶尔也会做一次笨蛋。”

白波躺在天台上,抬手看失而复得的斩龙刃,他也如愿听到了那个回答。

“嗯,这才是我的好搭档。”



原来,是这样啊。

真司忽然理解了白波所有的行为。

他终于找到了要找的人,在不知道多久的离别之后。

笨蛋一样的行为,真的成功了。

真司握紧拳头,下定了某种决心。

他一定也可以的,拯救所有人。即便这样的行为像个笨蛋一样。




“那么下一站去哪里呢,钢一?”

那边的一人一变身器已经走远了。

“南美洲,你上次说要去的。”

“哟吼~就像以前一样,去全世界旅行吧。”

重新回到这个世界的斩龙欢快地吹了个口哨。

“斩龙。”

“嗯?”

白波望着天边,在地面五颜六色的灯光的遮掩下,依旧有星星闪着光。

于是那些长久的奔波,不断的思念,此起彼伏的心情,全部化成了四个字:

“好久不见。”






总有一天旅行会结束,但在结束之前,仍旧可以互相陪伴。

人生只有一次,即使分别有理由,那也是为了,终将有一天将到达的重逢。




—END—






最后两句改编自52集,最后一句是击龙剑聚聚的名言:
人生只有一次,即使分别有理由,相遇也没有理由。





评论(7)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