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有言在先,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世界红】Traveller

第三人称视角,时间线在TV完结以后。
官方不拍VS,我来写爆世界红(bu





从那个人来到这里起,我就开始注意他了。
他是前几天路过的,站在门口盯了一会儿贴在那里的招工启事,然后进来小心翼翼地问是否还缺人。
我有点惊讶,毕竟那则招聘兼职的告示已经空挂了那么久,连我自己都完全不抱希望了。
“您确定吗···毕竟我们店的情况···”
我带着疑惑上下打量面前的青年,他看上去高高瘦瘦的,整个人缩在一件宽大的三色外套里,有些不安地绞着手指。当意识到我的目光时,他下意识地挺直了背,眼神也不再飘散,看上去倒是有几分俊朗。
“你们店的情况?”
他不解地反问。
“是的,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
我向他示意了一下外面来来往往的兽人。距两个世界的融合已经很长时间了,像我这样的普通人也都接受了这样的事实,但是离彻底习惯还有很远。
真正麻烦的是,我家那本来只是开在小镇边缘的咖啡厅,现在一下子处于兽人聚集地的中心。以往的老顾客都不来了,新的顾客也不见上门。倒是经常有兽人趴在玻璃窗外面好奇地窥视,但是无论他们还是我都缺乏踏出与异族交流的第一步的勇气。
连顾客都没有,更不用说招兼职了。
“啊···”他迷茫地看看窗外,又看看愁眉苦脸的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这样···”
我叹了口气,准备待会儿出去把那则过期告示撕了。
“···那么,请问我能在这里打一段时间工吗?”
出乎意料的,他只是稍稍停顿,就继续问了下去。
“你确定吗?!”
我诧异地喊出声。
“是的。”他平静地回答了我,脸上忽然多出几分自信的神色,“倒不如说,这就是我旅行的目的啊。”

于是我的店里久违地迎来了新店员。
虽然搞不懂门藤——他自我介绍说叫门藤操——最后那句话的意思,但是这不妨碍我几乎是立即就对他产生了好感。
他来的第一天,店里就有了新客人。
虽然——是兽人。
天知道门藤是怎么做到的,他只是穿上制服,打开大门, 对外面的兽人笑着说了两句话,然后各种狮人虎人象人就挤满了咖啡厅!!!
我甚至看到了扬着翅膀的鸟人和身上还滴着水的鱼人,这一天见到的兽人比我这大半年里看到过的都多!!!
对兽人的陌生和不安马上被如此多的顾客和点单冲淡了,我久违的忙地脚不沾地,一边煮咖啡一边收钱一边给素不相识的象人大叔科普人类的咖啡的种类。
最后象人大叔很庄重地向我致谢,抱着借给他的咖啡大全离开了。
直到打烊收拾餐桌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做到了什么,我居然和兽人成功地沟通了!和一堆长着动物头的家伙!
而且感觉和跟人类交流差不多···

你到底做了什么,在与门藤道别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问出口了。
是联系,他这么回答道。这个星球上的所有生命都是联系在一起的,我只是把你和他们重新系在一起了。
这些都是——一个朋友教我的。
他说到最后的时候脸上情不自禁地挂上了笑容,眼睛里都像是有无数的小星星在跃动。

这是我第一次听门藤提起他的朋友,之后,我又无数次地听他提起他那个朋友。
开发新的食谱——我朋友做过一个非常好吃的蛋糕;帮兽人幼崽缝不小心刮破的衣服——这是我朋友教我的;给身子不舒服的兽人老奶奶看病——我朋友曾经治过这种症状;把打工的工资都存起来——留着给朋友买礼物。
据我的观察,他的那个朋友应该是一个烘培师,一个受过专业教育的保育员,一个有执照的兽医,一个会演奏三种乐器的音乐家,甚至还懂画画和写作。
世界上有这么厉害的人吗,我找了个机会向他提出质疑。
是的,大···他就是这么厉害,他是个很好的人,能够把大家都照顾好,对我也···
说到这里他脸一红,含含糊糊地带过去了。
总之,他是最好的,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事后我把他的话复述给店里的常客,一位天鹅主妇。白色的兽人理理自己的羽毛,一脸笃定地说那个朋友一定是门藤的交配,啊不,发情对象。
这已经是能生蛋的关系了!
她最后这么总结。
我发自内心地赞同她的观点。

除了经典口头禅“我朋友说···”,我注意到门藤在另一个方面也有些不对劲。
他最近经常发呆,我喊他的时候经常要叫好几声他才猛然惊醒过来。
前两天接待一群猫咪兽人的时候,每次客人们喵喵咪咪地叫着谈起话时,他都会频频回头,像是有人在喊他一样。
我不得不以“他最近在发情期心神不宁”为借口安抚下那群敏感的猫客人。
下班后他面色窘迫地过来道歉,我没说话,定定地看了他好久,门藤才迫于压力地说了实话。
我朋友···嗯,就是那个朋友···他会用昵称叫我,那是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人那么亲密地叫我···
所以?
所以我···我···我好久没见他了,好久没人那么叫我了。
我坚定地表示不相信,昵称而已谁都可以叫吧,如果能安他的心的话我愿意每天都叫。
不, 不,只有他···只有他···
门藤被我逼的一张脸红得发烧,最后不管不顾地喊了出来。
只有大和能叫我咪酱!!
门藤在喊完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抱着腿缩在角落里,身上的低气压肉眼可见。
而我?我完全确定他处于发情期了,对象就是那个叫大和的朋友。
没事的,发情期而已,我试着安慰他。你看隔壁的母鸡太太,一窝下多少蛋。
好了这下门藤完全失去生气了。

经历了这样的事,等他真的来和我辞职的时候,我表现得异常平静。
只不过是幽幽地来了一句你真的要回老家找发情对象交——
这句话没能说完,门藤慌里慌张地过来捂住我的嘴,一边红着脸做贼心虚地左看右看。
哇,连他捂着我的手的温度都高了一点呢。

你走了之后谁来招待兽人们啊!
老板你已经和兽人混得很熟了吧,不是天天和隔壁的鸡太太鹅太太聊八卦吗。
聊八卦和做生意是不一样的!没了你这家店又会倒闭的!
……老板,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关于发情期之类的流言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门藤用谴责的眼光注视着我,我只好默默地摆出真实意图。
作为辞职的交换,告诉我关于你朋友的事情吧,就是那个叫大和的人。
他意外地看了我一眼,我连忙举起三根手指发誓绝对不会再和什么乱七八糟的流言联系在一起。

于是门藤给我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有善良而勇敢的人类,有性格各异的兽人,有妄图侵略和占领的反派。
在他的叙述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那个叫作风切大和的人类,仿佛无时无刻不在发光一样。

大和是联系人类和兽人,所有这个星球上的生命的桥梁。而对于我来说,他是把我和整个世界连在一起,最重要的联系。
出来单独旅行也是想证明给他看,我…我已经足够成熟,也可以像他一样,联系起什么。

联系和桥梁啊……
我偷偷看了一眼沉浸在回忆里的门藤,他的目光柔和,闪烁着不一样的神彩,整个人看上去也在发光了。
那个人联系了门藤和世界,而门藤又联系起了我和兽人。
真的就如同他所说的一样,这个星球上的所有生命,都是联系在一起的啊。
风切大和,一定是个温柔又强大的人吧。




“那么,你是要回去见他吗?”
送别他离开的时候,我又一次问了这个问题。
门藤的眼睛里又漾起了星星,他的唇角不自觉地向上弯起——

“嗯,想听他再叫一次我的名字”





—End—







整篇其实就一句话:

我想听大和再叫一次咪酱啊!!!!!




辣鸡东映(




评论(5)

热度(70)